九龄Tt

云烟

第一章(上)

不知道为什么一次性发不了,只能分着两次发了。˚‧º·(˚ ˃̣̣̥᷄⌓˂̣̣̥᷅ )‧º·˚

前段时间写崩了,觉得自己码的都什么东西(虽然现在也是),就废了好长一段时间。

现在重新开始↜(ψ•̀ ˇ•́ )✁

    蓝家二小姐竟然是个男的,这个消息就像是一颗枚炸弹一样在上海炸开了。不少花花公子觉得自己看错了眼竟将人家公子奉为心中的缪斯女神。可大部分人除了围观之外,在心里还是十分同情与那蓝二小姐订有婚约的江家养子,魏无羡。

    蓝忘机提着行李从火车上下来。站台旁有着卖杂货的小贩“香烟!香烟”“报纸!报纸!”带着一丝上海的口音。这声音无时无刻都在提醒蓝忘机真正的回家了。火车站人挤着人,蓝忘机全然是被人流顺出来的。

    “忘机!”远远的就看见兄长站在那边挥着手叫着自己的名字。旁边还有辆汽车按着喇叭。

蓝忘机担心着蓝曦臣等急了,匆忙走过去,有些逆了人流的方向,还被人用上海话骂了几声。蓝忘机走到蓝曦臣的旁边把箱子放下,行礼,“兄长。”

    “你这是干什么?大清都已经亡了,还作兴这个干什么?”蓝曦臣亲切的把蓝忘机揽进车里,“你在国外呆了那么久怎么还受腐朽思想影响?额......兄长一词用英语怎么说?可是brother?”自己的弟弟回来了,蓝曦臣今天格外开心,因此话也多了起来。

     蓝忘机点点头,“是。”蓝家以前格外看重那些规矩,蓝忘机还记得以前在蓝家因为没有给大夫人行礼而被罚跪祠堂。自己刚走的时候还是大清朝如今已是民国了。

    “叔父他,怎么样?”蓝忘机对自己父亲的印象模模糊糊。蓝父在世的时候对家里的事几乎不闻不问,就算是偶尔在家里,也是抱着大夫人的儿子问一问。倒是叔父一直关心着蓝忘机的事。

    “他呀,老毛病,总是说脚疼。你上次寄回来的药很好用,这次可有带一点?”蓝曦臣问着,斜眼看见了弟弟自责的神情,就知是没有了,“没带也不打紧的,我上次在药店里好像看见了。等到叔父用完了,我拿着盒子去问就是了。”

     蓝忘机的神色这才稍稍放松了,眉头仍是紧皱着。

蓝曦臣看着仍在紧张的蓝忘机,以为他在担忧着与魏无羡的婚约,笑着伸手拍他的肩膀安慰他,“没事的,婚事的事情叔父和我会处理好的。你好不容易回了国,可要先好好玩几天。”

        蓝忘机是姨太太生的孩子,那个时候,蓝忘机的父亲又常常外出不在家,宅子里斗得十分厉害。为了保住儿子的性命,姨太太就改了蓝忘机的性别,对外宣称,蓝家新添的是个可爱的女儿。待到蓝忘机长到十几岁,就想尽办法将蓝忘机送到国外去。蓝忘机飞机刚落地,那边大夫人就逼着姨太太自尽了。前几年的时候,蓝忘机的父亲死了,蓝启仁接过蓝家家主的重任。又过了几年,大夫人也去了。蓝忘机学业也刚好结束了,这才敢回国。蓝曦臣是大夫人的孩子。蓝曦臣虽是大夫人的孩子,可自幼是跟着乳娘的,大些时候,见着大夫人的阴暗手段甚是反感。虽说宅子里的太太们是斗得你死我活,可这丝毫不影响孩子间的感情。蓝曦臣小的时候就很稀罕这个可人的“妹妹”,虽说后来去国外游玩的时候,才发现是个可人的弟弟,可还是喜欢。

        蓝忘机的母亲怀孕时曾同自己的好姐妹指腹为婚,那边好姐妹生了个大白胖小子,这边生了个假姑娘。这门亲,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订到了现在。蓝忘机的父亲健在时还会亲切的叫将那孩子的父亲为,亲家公。

     到了蓝府,两兄弟从车上下来,有仆人过来提蓝忘机的行李。蓝忘机下车张望,总觉得陌生又熟悉。

蓝启仁一人坐在饭桌中央,有些紧张,听见声音就朝门口望去,急忙问旁边的管家,“可是曦臣和忘机回来了?”

    “是啊!是啊!回来了。”蓝曦臣眉眼盈盈的走进来,把帽子摘下来。身后跟着一位温儒少年。

蓝忘机看着面前的长者,行礼“叔父。”当年,蓝忘机的生母跑来求蓝启仁救救孩子,蓝启仁对自家兄弟的私事没有一点办法又可怜这个孩子只好出此下策,将蓝忘机打扮成姑娘。蓝忘机是真的谢谢叔父救命之恩。

     蓝启仁连忙扶起蓝忘机,“忘机,委屈你了。”蓝忘机摇了摇头,纵然蓝启仁心里觉得十分对不起蓝忘机,可是蓝忘机还是很感谢叔父的。若当年没有蓝启仁的妙计,只怕自己就要成为大夫人手下的一缕冤魂了。

     蓝曦臣见这一对叔侄,你一句我一句,指不定要说到什么时候,就提议“叔父,忘机路途遥远,想必应该饿了。”

      “好!好!吃!”蓝启仁慌忙拉着蓝忘机入座,夹了好些菜给蓝忘机吃,又说了许多的陈年旧事。偌大的一张桌子就只有寥寥三人。

     “用过饭,你就带忘机四处转转。”蓝启仁对蓝曦臣说道。

     “是。”蓝曦臣应道,沉吟了一会儿,“下午好像有出戏在金桂轩,不知道忘机愿不愿意去?今天唱得好像是《桃花扇》里的。”

      蓝忘机常年在国外,对于戏曲不是很了解,可还是点了点头。

      吃过饭后,已是下午。蓝启仁将两位侄子送到门口,嘱咐路上小心,“你们要是晚上在外面吃也可以,回来吃也可以。我等你们吃。曦臣,好好照顾你弟弟,可不许欺负他。”

      蓝曦臣笑着点点头,“知道了。叔父就不必等我们吃饭了,晚上我带忘机去五芳斋吃就是了。叔父,外面风大,您快些进去吧。”

     “也可,也可。”蓝启仁点点头,又低头捂嘴咳了几声。蓝忘机见着又是皱了眉,欠身想着劝叔父几句。可这车已经从叔父面前开走了。

     车缓缓的开着,蓝忘机看着车窗外的景象无论是小巷还是大街马路,对他来说都是熟悉又陌生。这几年,洋人思想影响的也厉害,倒也真真与走的时候不同了许多。

 

下篇指路_=͟͟͞͞(๑•̀=͟͟͞͞(๑•̀д•́=͟͟͞͞(๑•̀д•́_=͟͟͞͞(๑•̀=͟͟͞͞(๑•̀д•́=͟͟͞͞(๑•̀д•́๑)

我放弃指路了。不知道为什么Lofter超链接用不了了,手机党心塞。下篇请自行移步本人主页,谢谢。

未完待续

九龄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