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云烟

 第一章(下)

不知道为什么一次性发不了,只能分着两次发了。˚‧º·(˚ ˃̣̣̥᷄⌓˂̣̣̥᷅ )‧º·˚

前段时间写崩了,觉得自己码的都什么东西(虽然现在也是),就废了好长一段时间。

现在重新开始↜(ψ•̀ ˇ•́ )✁

    到了金桂轩,蓝忘机跟着兄长进去,里面仿照北京的戏院搭的,还没开场底下的座位已是七七八八坐满了。“走吧,我们去楼上的包厢。”蓝曦臣对蓝忘机说,跟着小二上楼。蓝家喜欢听戏也就包了一间一年的包厢,这样也就不用受抢不到戏票的苦处了。

众人听见蓝曦臣的声音都纷纷侧目,看着蓝曦臣旁边的男子纷纷低声耳语。

     对面楼上的包厢上,一位穿着黑红色西装的男人在灯光下笑了出来,“我说,蓝湛他怎么还是喜欢穿那披麻戴孝的颜色啊?”

    “可不是,蓝家一家人都作兴这个颜色。”坐在旁边的聂怀桑说道,他身穿着学生服,眉眼间是藏不住的稚气。“诶?我说,你怎么就知道蓝曦臣旁边的人就是蓝忘机?”

    “我说,你别在我们包厢啊!回头你大哥发现了,还要连累我们。”房间里唯一一个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的身着紫色长衫的人说道。

     聂怀桑一听自家大哥立马怂了,“别呀!我坐下面被别人看见告诉我大哥怎么办?”

     “我劝你快溜了,你家大哥好像进了对面的包厢。”魏无羡竖着聂怀桑新带来的新鲜玩意——望远镜,喃喃道。

      “什么?!”聂怀桑这次可谓是一下子跳了起来,慌忙跑过来,“我看看,我看看。”说着,把魏无羡手中的望远镜抢来望着,果不其然,那对面包厢里坐着的可不是自家亲大哥,这一个撇眼就可以清清楚楚的看着对面包厢里的聂怀桑。聂怀桑吓得腿都软了。上面包厢看着下面可是清清楚楚,现在可怎么在大哥眼皮子底下溜出去啊!

       “快走吧,快走吧。”魏无羡挥手打发。

        聂怀桑低声道,“我怎么出去啊?”

        “我倒有一个法子,只不过,”魏无羡掂了一下手中的望远镜,“我看这望远镜很有趣。”这意图再明显不过了。

       “送,送你了。”聂怀桑咬咬牙,命保住要紧,钱财乃是身外之物。要让大哥知道自己逃课来看戏,那还不是交代半条命。

        坐着的江澄也站起来,从魏无羡手中拿过望远镜看,对魏无羡道“这望远镜可真是新奇啊。这么贵重,给我们,”说着擦擦望远镜又推还给了聂坏桑,“不太好吧?”

        聂怀桑在心里早就把这“云梦双杰”骂了一百遍,一千遍,脸上却是皮笑肉不笑,“你们喜欢就送给你们,不打紧,不打紧。”

         魏无羡打趣够了,便自顾推开门,“顺着走廊下楼梯往左一直走,有个门,出去就是了。”

        “多谢,多谢。”聂怀桑抱拳,脚下生风,拿起帽子遮着脸跑了。

         等到聂怀桑走后,魏无羡和江澄相视,哈哈大笑起来。好在戏还没有开始,这戏园里也是十分嘲杂,这笑声很快就淹没在各式各样的声音里。戏还没有开始,魏无羡觉着无聊又玩起了望远镜。

         “你怎么知道那里有个门的?”江澄在一旁疑惑道。

          魏无羡继续玩着,眼神却总是不受控制的望向蓝忘机那边,他还是跟以前一样,不怎么喜欢说话,一个人抿着嘴坐在那,让人分不清喜忧。魏无羡道,“绵绵告诉我的。”绵绵叫罗青羊,罗青羊说话软糯糯的,魏无羡也就“绵绵”这般叫着了。罗青羊是现在金桂轩的一台柱子。她唱的《思凡》可谓是一绝。

      “厉害啊!魏婴!”江澄由衷的感叹道,这世上从来没有魏无羡搭不到的人,只有魏无羡不想搭的人。

        魏无羡听出了江澄奇怪的语气,“你想什么呢?我同绵绵不过是朋友罢了。”

     “是,是。”江澄点点头,“你跟那位赵小姐也是朋友呢!”

       赵小姐是魏无羡以前的女伴,聚会的时候会拉上跳跳舞什么的,仅此而已。绵绵也只是纯粹逗逗人家,帮过她一点小忙而已。这什么跟什么呀!魏无羡只觉得心里冤呐!虽然说自己有的时候是有些乱来,可是名声还是要的啊。

     “诶?你怎么一直看那儿啊?都开戏了!”江澄说着,伸手把望远镜抢过来,顺着魏无羡方才望的方向看,普通包厢而已嘛!有什么花样?看那么久?江城看着,嘴角一笑,别说,还真有一朵花样,“看蓝忘机啊~”

      魏无羡把望远镜抢过来。

     “他可是你未婚妻呢?听说还留过学。诶?你不正好总是把西方思想挂在嘴上吗,蓝忘机想必很对你的胃口。”江澄认真分析道。

      魏无羡皱着眉,白了一眼江澄,心烦意乱。这小的时候,见蓝忘机穿着漂亮衣裳,跟个小大人似的,那真是喜欢的不得了,当心中的缪斯供着,真是谢谢自己亲妈订的亲。可如今,过了这么久,蓝忘机好看还是那么好看,可人家性别都变了。魏无羡只能哭笑不得。

     江澄见魏无羡忧心。收起了不正经,认真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魏无羡摇摇头,“不怎么办,看着办!”挥手把小二招来,“你帮我把这东西送到聂府,就说是聂公子前几日借的今日还的,替我谢谢他。”说着,魏无羡将望远镜给了小二,又给了小二跑路费。小二点点头,也知道这东西价值非凡,小心的捧着出去了。魏无羡也知道这望远镜的贵重,打闹归打闹。

江澄抱着双臂,没有讲话,心下忧心着自个的好兄弟。

     魏无羡瞧着旁边的江澄,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了,娶不就娶呗。”魏无羡看江澄欲言又止,抓了一把瓜子放在江澄的手心里,“江婆婆,看戏吧!看戏吧!”

    “忘机,怎么了?”蓝曦臣看着一直盯着对面包厢的蓝忘机问道。

     蓝忘机摇摇头,斜眼看过那一抹黑红色闪过。


未完待续

九龄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