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不知道是什么标题的标题

电影是真的1米8的大刀。有雷点,请包容一下(。í _ ì。)

前话不说多,我真的巨困=_=安了,各位

    “好吧,你到底想要什么?”Mark坐在桌前问着,脸上露着不耐烦的表情,眼神不骗人,饶有趣味的看着对面的人。

    Edurado沉默的看着Mark,他仍旧是从前那般对任何事物无所谓的样子,对周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哦,不!也不全是,他还关心着Facebook和那该死的Sean,不管怎样,总之不是他。

    这是一场绝对私密且具有有效性的谈判。没有双方律师,没有法官,没有陪审团,没有彼此争辩不休的种种伤害。Mark斜靠在沙发上,腿上放着一台笔记本。而Edurado坐在对面,随着谈话也慢慢放松下来,从开始的正襟危坐到现在的随意的躺在沙发上。

    “我……”Edurado交叉着双手,又抽开摩挲着下巴,整个人开始不安起来。这是他反复思考了很久的决定。

    Mark仍旧是安静地低头看着电脑。钱?或是股份?Mark胸有成竹,他摸清了Edurado的想法并已经做好接受的决定,也已经做好迎接Edurado回来的准备。

    “Mark,我什么都不要。”Edurado沉声道,眼神渐渐黯淡转瞬又重新亮了起来。Edurado起身把自己的大衣梳理好穿上,伸手将面前的啤酒一饮而尽,“就这样吧。祝你好运了,Mark。”

    Mark慌忙放下电脑,抬头,Edurado已经走至门口准备将门口打开。“Edurado?”Mark看着Edurado的背影,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不,或许……或许我可以给你6%的股份或者,我可以给你……”

    Edurado投在暗处的阴影抖动了一下,“然后像当初一样分散下去吗?”Edurado转身大喊,“Mark!我不是傻子。”他不伤心股份,不伤心钱,也不伤心Sean说的话。他伤心的从来都是Sean对自己伤害时Mark的容忍,直到有一天Mark亲自动手了。

    “不!”Mark说着,脑海中飞速而过种种的方案,“我可以给你钱,我可以赔偿你!这次的股份不会了,我保证,你可以自己起草文件。你仍是Facebook的财务总监。你不喜欢Sean,我们就不用他了,他走了……”

     “Mark!Mark!”Edurado大声打断了Mark的自语,“我什么都不要,就这样。现在,我要打开这扇门。”

    “为什么?”Mark疑惑道,“为什么?”

    “额……”Edurado又露出了那久违的微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只是,Facebook,钱,这些都不重要了。我们现在和解了。”这些都不重要了,Edurado又重新推开门,“Mark,是时候说再见了。”说完,便出去了又轻轻把门扣上了。

    这太不合理了!Mark愣站在原地,再次得出结论,这太不合理了!他自以为明白了Edurado的心意,只要顺着他的心意,那么Edurado迟早是有一天会回到自己的身边的。等到那一天,他们便可享受着同从前一样的美好时光。所以,Edurado什么都不要?天,这不合理!

    Mark坐下来,打开电脑慌张着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Edurado的身影总是会在眼前闪现。Mark起身打开冰箱准备吃点什么好让自己的大脑能够转移一下注意力。Mark打开冰箱,该死!这是今晚打算同Edurado一同吃的庆祝晚餐。Mark坐下沙发却仿佛可以看见方才坐在对面微笑着的Edurado。Mark沉沉地瘫在沙发上,莫名的烦躁,不愿思考。Mark顺着自己酒瓶的方向望去,另一边,立着的是刚才Edurado喝完酒的酒瓶。Mark鬼使神差的起身,拿起酒瓶,轻轻的吻了吻瓶口。

    这几天,Mark过得极差。Edurado如鬼魂一般在Mark脑海里挥之不去。Mark决定再去见见Edurado,不是谈判或是挽留,只是单纯内心想念需要看看他。

 

    Mark已下了飞机,Edurado的手机号码也已经换了。Mark听着忙音皱了皱眉,烦躁的提着电脑进了附近的咖啡店。

    几小时后,Mark已经打开了Edurado家的门锁。Mark挑了挑眉,不屑道“Children's play.”Mark推开门,瞳孔微微放大,四处巡视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女士香水的味道,卧室里也是稍显凌乱。昨夜发生过什么,一目了然。Mark眉头又皱了下来。Mark坐在了沙发上,又重新把电脑拿出来,在Edurado的家里Mark感到很自在。

    “额……我什么都没有要。”Edurado点点头应道,电话那头似乎发出了一声惊呼,“嘿!伙计!!我只是觉得……”Edurado转换成另一只手托着电话,好腾出右手接过已经做好的咖啡,“我只是觉得没有必要了。”没有必要再为Mark做追逐他的事情了,是的,没有必要了。

    外面已经开始下雨,Edurado捧着咖啡叹了一口气,嘀咕道“我讨厌下雨。”

    Edurado回家时全身已经湿透了,他想可能比上次去California见Mark那一次还要狼狈一些吧。Edurado推开门,很明显家里已经有人翻动过了,Edurado攥紧了拳头,不敢轻举妄动。“先生,你淋的可真是有够惨的。”说完突然口鼻被从后面捂住了,大概是有那么一点致幻成分。Edurado竟然听到了Mark的声音。

    Mark轻轻拖住暂时昏迷的Edurado的后颈,看着雨水顺着Edurado的脸上划过,他的衬衫也是湿透了露出了隐约的身形。Mark喉咙动了动,为Edurado换了身衣服。Mark看着眼前的人,叹口气,这可真是一项挑战克制力的工作。之后又细心的绑住了Edurado,怕弄疼了他,所以十分耐心的一圈圈的绕着。这一招真的非Mark的本意,只是控制不住,由心而发的行为。Mark想着:感情,真是奇妙。

    Edurado昏昏沉沉醒来,睁眼可见的就是Mark亲昵的过来吻了吻自己的脸颊再至嘴唇,“欢迎回家,亲爱的Edurado。”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