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旌流同人

  “飞流,你又在干什么?你可知你苏哥哥在何处?”蔺晨进了密道,见没有梅长苏的身影。飞流摇摇头,既然梅长苏不在没有说话的人,蔺晨觉着有些无聊,便拿飞流找些乐子,说些半是瞎编半是从野史上看来的话“飞流啊,你可知这条密道据说可以穿梭时空。”
   蔺晨胡说八道,飞流就知蔺晨又要逗自己玩了,便低头弄自己的事,不搭理。
   “不过啊,我还听说这密道如果有除当事人之外的靠后朝代的人进来,这密道就会成一个普通的密道了。”说完,蔺晨折起扇子。听见远处隐隐有暗门开动的声音,又见飞流猛然抬头,叫道“苏哥哥。”
“真的?”蔺晨嘴上说着,身子却转过来,对进来的人影抱怨“我说,梅长苏啊,梅长苏。我特意从琅琊山上下来,给你送药材,你却···”
待到那人走到烛火旁便见着了他的模样,倒是十分英气着的一身深色衣服,而梅长苏是速来穿的多是浅色。这厢,蔺晨已经抱怨到了靖王不顾梅长苏的安危,可谓自私自利。等到蔺晨怨完,便见来人非梅长苏,可不正是靖王。蔺晨才知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被飞流耍了,仓促行礼,“靖王殿下。”
靖王点点头,“阁主有礼了。”蔺晨则暗自瞪着飞流,心里的坏算盘打得“啪啪”响,想着下次如何还招。靖王提起手中的东西“这是苏先生上次让我找的东西,烦请阁主转交。多谢。”说完把东西交过去,拱拱手,走了。密道太暗,靖王的脸色比往日差了几分,他倒是不是因为蔺晨说自己的坏话而生气,年幼的不如意已让他对此习以为常。他忧心的是梅长苏的身子,苏先生的身子弱他是知道的,心里竟是有些惭愧。

“你这孩子是要干什么,谁让你开的门?你倒是本事渐长了。”萧庭生的脸色可怕,怒斥着萧平旌。
年幼的萧平旌不敢哭出声,眼泪则不停地流下来。萧平章心疼弟弟也在旁边跪了下来行礼“父王,平旌尚是年幼,难免有些好奇的心思,而且平旌也知错了,想他下次也不会再犯了,请父王莫再责罚平旌了。”
一旁的长林王妃和周管家也在旁劝道。萧庭生看着儿子可怜兮兮的样子,问“可知错?”
萧平旌点点头,抹了抹眼泪“不该开密道的。”
萧庭生点点头,心疼儿子,没用家法,又着实生气的很“去祠堂跪一晚上吧。”
说完,萧平旌便起来,如获大赦。被周管家拉着进了祠堂。
晚上,萧平章趁着府上的人睡着了便偷偷跑到祠堂,“平旌。”萧平旌本就委屈,见着萧平章抑制不住叫“大哥。”声音里带有一丝哭腔。
萧平章替萧平旌抹了抹眼泪,哄道“好了,好了。给你带了些吃食。”
终究是孩子,说完,萧平旌便止住了。两人打开食盒,在祠堂的门口边吃起来了。“其实,我觉得那件密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萧平旌小声抱怨。
萧平章用筷子轻打了萧平旌的手心“父王自有他的道理。还没跪够?”萧平旌立马噤了声。“听老阁主说这条密道据说可以穿梭时空。”萧平章挠挠头继续“不过啊,我还听说这密道如果有除当事人之外的靠后朝代的人进来,这密道就会成一个普通的密道了。”
萧平旌白眼“这老阁主素来不正经,在琅琊山的时候总是耍弄我。所以,依我看来,这不过是他耍弄别人的罢了。”突然,远处有亮光。
“有人来了,你快进去。”萧平章急急忙忙把萧平旌推进祠堂,自己在外面慌忙收拾,对萧平旌做了一个鬼脸便轻功上了屋顶。
果然先开始写的有bug看来要重新看一遍电视剧了😂😂⸜( ⌓̈ )⸝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