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旌流3

      晚上,萧平旌想着段桐舟出逃,有些头痛。不自觉想起飞流,在琅琊山的时候,他也曾偷看过去飞流的画像,万没想到飞流竟是如此清朗少年。可那金丝软甲,自己前几日是真真切切看到父王拿出来擦拭说将来要给大哥用。又想,飞流年纪看似只有十三、四岁的模样,武功却足以位列当今琅琊高手榜。若是再加以历练,恐怕墨淄侯都不如他了。萧平旌一颗心“噗通,噗通”,脑子里各种事实都在作证那条密道如老阁主所言,可穿梭密道。
       第二日,萧平旌总觉得昨日的密道所见如做梦一般,所以特意赶早趁萧庭生还未起溜进密道。将暗门打开,却再无昨日挥拳少年。萧平旌等了好些时候,觉着自己大概真的做梦了,有些失落准备离开。忽闻密室暗门开的声音,萧平旌转身便见着了昨日的少年正缓缓走来,仍是那般稚气。萧平旌向飞流行礼。按辈分来说,飞流长萧平旌好几十岁,理应叫声“叔叔”或“前辈”。可现今,萧平旌还要比飞流长一两岁,按礼数叫反倒显得奇怪。飞流却不介意这种礼数问题,直接掠过萧平旌大致看了一眼现在的密道。里面的器物都是原样,不落灰尘,可以看出时时有人擦拭。
       飞流对萧平旌的佩剑好像十分有兴趣。萧平旌便解下,给飞流仔细看看。“锃!”长剑出鞘。这把剑不算好看,仅有琅琊山的图案刻在剑柄上。这把剑是如此之快,才刚出鞘就发出铮铮之声。飞流把剑还给萧平旌说道,“我的。”
        萧平旌以为飞流是向自己讨这把剑,急忙婉言拒绝,“不行的,这是老阁主送的。若是父王知道我把剑送出去了,他定会责罚我的。我还有其他的剑,行不行?”
        飞流摇摇头。飞流不善使剑,因此不常用剑。可那蔺晨一心想戏弄飞流,给他打了一把绝世好剑,让飞流喜欢得不得了却是使不惯。而昔日蔺晨打的那把剑如今正是萧平旌腰上佩着的。
       等飞流的时间太久了,萧庭生也差不多要起了。萧平旌估摸了下时辰,对飞流作别,“我该走了,若是父王知晓我进了密道,那我可就惨了。”
     飞流没有说话,一时间,萧平旌竟有些不舍。他们都因生长的环境而导致认识的同龄人少之又少。飞流虽长期在梅长苏左右,随他外出游历,可同萧平旌这般性情相合的人几乎是没有的。萧平旌虽有大哥作伴,可是萧平章总是比同龄人心智成熟许多,且志不在江湖。后来上了琅琊山,遇上蔺九,可那蔺九分明同老阁主一般德行。想至此,萧平旌撇撇嘴问飞流,“明日可还来?”
      飞流没料想萧平旌会这么问,一时间心中有了千百个答案,最终点下了头。
      说完,萧平旌便一笑走了。他想,飞流武功高强,性格也是直爽,又同老阁主游历多处。若能同这样的人快意江湖,那便是再好不过的了。萧平旌出了书房便不再小心翼翼,大摇大摆起来了。走向鸽房,从笼子里抓出一只鸽子,取下纸条,嘴里嘀咕着“让我看看今天又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
      飞流估摸梅长苏未醒,悄悄推开暗门。将暗门一推开,首先看见的就是梅长苏正同靖王下棋,看来是梅长苏为错开见誉王的时间点,而赶早与靖王见面。
      “飞流?”梅长苏唤道。飞流这才缓缓转身,有些紧张。飞流谁都不怕,就独独怕梅长苏。
       梅长苏又问“去干什么了?”
       “打扫。”飞流答。
       “靖王殿下带了梅干菜扣肉,你去吃点吧。”梅长苏说完又补充,“飞流,你若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明白吗?”
          飞流点点头,跑了出去。待到飞流走远后,靖王宽慰道,“苏先生,不必忧心,飞流向来是听你的话的。想必应是飞流长大了,有了自己的秘密,不方便同你讲罢了。”梅长苏没有讲话,靖王继续说道“这几日,我同蒙大统领已将密道上上下下检查了好几遍,密道并无异常。至于长林王府二公子萧平旌,此人却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梅长苏微微皱起眉头,对靖王说“想来那名号应是假的,便算了。还请殿下多多检查密道。”
            “那是自然。”靖王回道。
            梅长苏又陷入沉思。飞流的性子,他不想说那便是不可能多说一句,这一点梅长苏是知道的。想来正如同靖王所说的一般吧,飞流有了自己的秘密,而这秘密是不愿让他人知晓的。想来飞流应是有自己的方法,梅长苏只希望飞流平安无事就好。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