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旌流同人第六章

   前情请见上条LOFTER  是个想不出洋气名字的作者码的不太洋气的文ʅ(´⊙◞⊱◟⊙`)ʃ




 

     天蒙蒙亮的时候,萧平旌小心翼翼将花兜在口袋里,就快马朝金陵方向赶。昨日美梦已如云烟,转瞬即逝。远远便瞧见林奚立于亭子前。萧平旌侧身下马,玩笑道“你在等我?”
    林奚则是一如往常的,面无表情,叫人猜不出喜忧,不过现在却是比往日更加严肃,“我在等最后一味药。”远处马蹄声传来,药来了,林奚脸色才稍加缓和。
    送过林奚到济风堂,萧平旌便一路奔至长林王府。临近新年加之北燕使团进京,老王爷有许多事情需忙,自是无暇去管萧平旌了。萧平旌见父王不在府,雀跃自己赶到了一个好时机。萧平旌拉开密道的门,果不其然,就觉飞流的拳头迎面而来。萧平旌侧身躲让,如今他应对飞流的招式可算是游刃有余了。飞流又是一只拳头,萧平旌却不躲不闪甚至有些迎着拳头而上。飞流吃惊,急急收力,最终软软的拳头正中萧平旌的胸口。
     萧平旌却是一笑“飞流,你这般用力伤着我给你给你带的礼物可怎么才好呢?”说着便从怀里把那枝花别在了飞流的耳旁。
     刚别上,飞流便从耳上摘下来,细细观赏,许久,露出一丝微笑,一点不吝啬的笑。过了一会儿,飞流问“愁云涧?”
     萧平旌点点头,见飞流面色变得不是很好,怕他是以为自己特意去愁云涧采花的,连忙补道,“我去给大嫂采药,看到了这枝花,想你定会喜欢的。”
     飞流这才重露笑容,说了一句“喜欢。”萧平旌看着飞流,不受控制得掐了掐飞流的脸,真是,可爱。飞流心情不错也没挣扎。过了一会儿,飞流的大眼珠又转了转,说,“庭生,见了。”
     萧平旌却笑,眼睛弯了起来,“是吗?”
     飞流点点头,补充道“苏先生喜欢,飞流也喜欢。”这喜欢的自是指萧庭生。萧平旌对父王的过去也仅是只是一知半解,父王本是祁王的孩子,祁王受陷害后进了幽掖庭,之后是有个叫梅长苏的先生将他救了出来,成了先帝的养子,想必是经历了许多苦难的。
      这么一想,萧平旌想起了一些事,问道“你把金丝软甲赠给了我父王?”
     飞流点点头,肚子里已装着和梅长苏约好的两个甜瓜了。其实按飞流平日里的脾气,是不会轻易同他人亲近的,莫说是两个甜瓜,就算是一百个甜瓜不愿意就是不愿意。可是萧庭生的眉眼间时常可见萧平旌的影子,加之萧平旌又是萧庭生的孩子,飞流自然对萧庭生有种说不出的好感。萧平旌似乎心情很好,又絮絮叨叨讲了好些琐碎的事,飞流也不嫌烦坐在旁边安安静静地听着。
      说着说着,萧平旌想到了一个主意“飞流,你带我去去门的那边,如何?”飞流一时间脸上又惊又喜,分辨不出是同意还是拒绝,毕竟这密道其间的许多规则两人还是不知道的,恐生意外。
     犹豫间, 密道外有了动静,两人都警惕了起来,萧平旌道“父王回来了怕是要进密道看看,可不可以,试试不是便知?”说着便自然而然的拉起飞流的手朝密道另一头跑。飞流的手真小,萧平旌的手就可以包住,一如萧平旌总是用点点滴滴,把这样的温暖裹住飞流的心尖。飞流还小,心智尚未成熟,年少时又历经了许多苦难。梅长苏把他解救出来,于他而言,梅长苏就是他的至亲。萧平旌虽未做什么,可飞流却是喜欢得不得了。喜欢,这种东西,在飞流的眼里从来都是干干脆脆,没有理由的。梅长苏和萧平旌都是飞流在这无依无靠的世上最疼爱的宝贝,恨不得把最好的给他们。飞流咧嘴笑,萧平旌也笑,二人走的潇洒,好似是应了萧平旌开始的想法,去快意江湖一般。

未完待续
九龄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