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旌流同人第七发

   第七发,前情食用我的上几条LOFTER

洋气的名字还是没有想到T﹏T今天早早更新不用秃头啦~ʅ(´◔౪◔)ʃ
    

话说景琰和林殊的cp真好磕( ◞˟૩˟)◞,不受控制得写了一点小戏份。自己写的东西,自己控制不住(๑꒪ਊ꒪)σ慌得一比






      

      
        萧平旌牵着飞流一出来,飞流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萧平旌手顿了一下,尔后唤了一声“飞流?”飞流下意识应了一声,绕过萧平旌的后背望去,见着靖王,正中央坐着的是,梅长苏。飞流心虚低头,没看着梅长苏的表情,也不敢看。
     “飞流,你的朋友不介绍给大家认识认识?”梅长苏先开口,声音倒也同往日里没什么不同,可是,若是仔细听来,会发现这看似无异的声音似乎在压抑着内心的怒火。然而飞流却能从声音中知梅长苏起了杀心。在安静间,飞流已下好决心,从后面将萧平旌扛起,对着庭院的方向扔去。
         飞流动作太快且突然,屋子里的人都不曾预料到。萧平旌只觉自己身子一轻,整个人便直直得向一个出口方向去了。眼见着要摔着了,萧平旌翻了个跟头,飞身上了屋顶。虽说感觉云里雾里的,可是飞流还在那不是?萧平旌想着正准备下屋顶,回屋,想着便施起了轻功。突然,一只手死死得抓住萧平旌的小腿,力气十分的大,萧平旌整个人悬在半空中,动弹不得,却听那人爽朗的声音“飞流将你丢出来让你逃命,你却又回去?”萧平旌在他说话的间隙,回身抬起另一只脚对着那人的脸稳稳踢去。那人也没料到,仓促间松开了手,一时间萧平旌失了平衡,整个人往下坠。若是对平常人来说,这种情况除了往下摔那是一点办法都没得,但萧平旌好歹在琅琊山上学了那么多年,又跟着飞流学了几月,这些是难不倒他的。再看去时,萧平旌已笔直地站在了地上。屋子里的人也已全出来了。
        屋顶的人也下来,摸了摸萧平旌的肩膀,笑道“殿下,苏先生。这小子,身手倒是不错的,筋骨也很好。”
         却见靖王一脸严肃地训诫“蒙挚,不可胡闹。”蒙挚这才敛去脸上的笑意,心里砸吧着萧平旌的好底子。萧平旌内心则是震惊不已,刚刚与自己交手的莫不是大嫂的叔祖父。
         梅长苏走上前来,还算有些亲切的感觉“小兄弟,你是谁?又是谁派你来的?”问出来的话直白,直探萧平旌的底。
         萧平旌一时间语塞,虽说他是堂堂正正的长林王府二公子,可那都是几代人以后的事了,那如今在这个时候他又该自称是谁呢。
        一直在屋子角落里的蔺晨把手中的吃食往桌子上一摊,对着院子大喊“是我琅琊山的人。”众人皆是怀疑,不相信的样子,甚至还有几分惊愕。蔺晨走到梅长苏旁边,一脸无可奈何“这位小兄弟是今年刚上来的,方才他的武功是琅琊阁的,你们也是看到的。这位小兄弟名唤,萧平旌。”说至此,萧平旌心头一紧,看向了飞流。正巧飞流也回头看见了萧平旌做了口型,我已告诉他了。
        梅长苏没有讲话,一时语塞。蔺晨展开折扇悠悠地扇着,“我看飞流一人在这府上无聊得很,便派下这位小兄弟下山同飞流玩一玩,谁知飞流竟带他进了密室。”
         梅长苏扫了一眼萧平旌,眼神闪过一丝自责,良久,“既如此,飞流你便同这位萧公子好好玩玩吧。”
         说完,飞流便又笑出来了看向萧平旌,回身牵起萧平旌的手紧紧握住,向外跑去。飞流不拘礼节,潇洒自如。倒是萧平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的很,被飞流拉着走时回头微微行了个礼“告辞。”
        梅长苏看着他们的背影,垂下眼来。梅长苏看着飞流总是想起年少的自己,梅长苏想着飞流活成了自己希望的少年样子,潇洒自如。梅长苏将飞流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总是想把自己能给的尽数给了飞流,长长久久地护着飞流。飞流方才笑得很是开心,真好。梅长苏拢拢袖,向靖王,蒙挚行礼“叨扰殿下,大统领。”
         蒙挚“嘿嘿”笑着,摆摆手“苏先生,你可别这样说。”
         靖王也点点头“无事就好。外面天冷,苏先生快进屋吧。”说着便走到了梅长苏的旁边,轻声道,冰冷冷的语气竟有一丝丝的温柔。
         “在下让殿下烦心了。”梅长苏说着进屋了,外面的确是冷。靖王听着梅长苏的话微皱了下眉,“苏先生,其实你……”你不必同本王这般客气的。
          “殿下说什么了?”走在前头的梅长苏听了靖王的呓语回头问道,恰见靖王皱眉的样子。
           靖王微微摇头“无事。本王同大统领现在走了。”说完,犹豫许久,不知觉便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苏先生保重身体。”说完便和蒙挚进了密道。进了密道,靖王眉头皱的更深了,“蒙挚?”
          “殿下何事?”蒙挚大大咧咧,丝毫没见靖王的心事重重。
          “你不觉,”你不觉得苏先生像极了小殊,靖王闭了下眼,揉揉眉心,道“算了。”想必自己又是想他了。
         

            梅长苏看着密道门关上,一旁的蔺晨却不老实“你说说你,连那个榆木靖王殿下都知叫你注意身体,你自个却是一点都不注意。”
             说话间,梅长苏的脸色却是一点一点变差,方才,景琰是怀疑了吧?却在一瞬间,又恢复了往日的表情,对蔺晨道“过来,我有事要同你说。”说完,脸色严肃得不得了,让蔺晨不知怎么打趣。所以说嘛,他还是更喜欢同飞流玩。
         
         

未完待续
九龄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