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旌流同人11章

  先开始有小可爱想让飞流过来,但是我尝试了一下觉得不行。  因为飞流怎么说对梅长苏已经是那种依赖的感情,保护梅长苏已经是他的任务了。

    前情请见上几条LOFTER( ☉_☉)≡☞o────★°





      萧平旌在济风堂足足呆了两个月,把还想的不该想的通通都想了一遍。“林奚,你可有什么心仪的人?”萧平旌躺在阁廊边上,一旁正是在捣草药的林奚。
      林奚的手微微停了下来,不过很快又继续了,好似心中的犹豫从未有过,“没有。”
      “哎呀!”萧平旌将手臂枕在了自己的头下,“你说这怎么才知道你是否喜欢上那个人?”
      “你……”林奚这时才抬起头,眉毛有些紧蹙,很轻微,不易让人察觉“是送你花的人?”
       听了此话,萧平旌一个跟头起了身“你怎么知道?”
        林奚捋了捋自己的头发,又低头继续捣着草药“我看你对那花宝贝得不得了,想必是爱屋及乌吧。”
萧平旌挠了挠脑袋“我不知道。”
       “你问了这话,想必心中已是知晓答案了。”林奚低头说道,又低声“可是那长命锁……哎,算了。”
“林奚?你在自语什么?”萧平旌伸手在林奚面前晃了晃。
        林奚深吸一口气,将药草拿起来“世子来了,代我向世子和姐姐问好。”说着,便端起盆子走了。徒留萧平旌一人,“哎!”了好半天。
        萧平旌看着远处现在屋檐下的人,可不就是自家的大哥吗。萧平旌走了过去,两人说了好一会,心结也自然开了,接下来,便是回家了。“哎,等一下!”萧平旌扯着兄长的衣袖,转身跑回去把那株花抱来了。
     “你这花倒是好看。什么花?”萧平章看见了这株花,不禁赞道,心里的小算盘开始打得“啪,啪”响了。
      浑然不知的萧平旌抱着花十分得意,“那是自然。南天竹。”
       “哦?很难养吧?不如…”
      萧平旌单手抱着花,另一只手搀着萧平章上马车“不如什么?”
     萧平章坐在马车里,拢袖看着弟弟“不如,种在我跟你大嫂院前。这么好看的花,你大嫂定会喜欢,好好打理的。”
     “大哥,你太过分了!”萧平旌也上了马车坐下来,愤愤道“用我的宝贝去讨好大嫂。我要把这株花,种在我的房间前。莫说给你花了,连片叶子都不会给你的。”
      萧平章看着幼稚的弟弟,一时无语觉得又气又好笑,敲了敲弟弟的脑袋。

      临近年尾,北燕使者要来访。萧庭生和萧平章总想着借此机会,来好好历练历练萧平旌,可那萧平旌偏偏不吃这套,那腿是跑得飞快。萧平章好容易抓着萧平旌去查查马场一事,却又嘱托萧平旌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长林二公子的身份。
      萧平旌蹲在自个院前,看着前段时间刚种下的南天竹,昨天才发了新芽。等着父王和大哥刚去上朝,这边便马不停蹄得往密室里赶。
      萧平旌推开门没见飞流,便自个在密室里随便玩玩,练练武功,一边在心里念着飞流赶快来,毕竟自己身上也是有要事的啊。可偏偏就是越想要什么,它就越不出来,等得萧平旌好焦急。
      “吱!”听声音,想必是飞流,萧平旌想着便站起来走过去迎他。飞流一看是萧平旌,也不同往日那般拳脚相向了,而是结结实实的抱住了萧平旌,迟迟不肯松手。
     “我说,飞流?你怎么了?”萧平旌有些哭笑不得,但能感觉到飞流的紧张,只得抚着他的背,好让他稍稍放松。飞流前几日做梦时看见萧平旌哭得伤心得不得了,到现在还是心疼着萧平旌。
      “好了,好了。”萧平旌一笑,说着问道“今天出这个门,好不好?”说着,萧平旌指向自己方向的门。
飞流不舍离开梅长苏,也不能离开梅长苏。保护苏哥哥是飞流的职责,正因此所以才要寸步不离的跟在梅长苏的后面。可是他又是那样得想去看看萧平旌所生活的世界。这样的选择,对飞流来说,太难了。飞流犹豫了许久,才说出“苏哥哥。”
     萧平旌只觉自己的心一点一点的凉下来,大概脸色也是极不好看的。萧平旌强撑起笑脸“无事。父王快回来了,我先走了。”
      飞流点点头,一只手伸出去想挽留萧平旌却只是僵在半空中,不进不退。萧平旌这一次走得,比往日里的任何一次都要决绝许多。走至暗道门口,萧平旌无意识得抠了抠门框,回头道“这几日,北燕的使者来访,事务繁多,所以,可能会有很长时间来不了了。”
飞流点点头,一双眼睛闪过失望,睫毛也受刺激了一样颤动。
      说完,便转身要走,萧平旌终究不忍心,又回头“对了,那株花,我已载在我院前了。想来年,必是花满枝丫。等到那时,我再折一枝最大最好看的给你。”
     飞流又笑起来点点头。平旌哥哥,再大再好看的话都不  及眼前真真切切的你半点好。平旌哥哥,不要生气了,好不好?然而,飞流嘴拙,这些话是永不会说出来的。
     萧平旌见飞流又笑了,便挥挥手,走了。出了密道,萧平旌只觉自己从里到外都是凉的。他的确是待飞流有些不寻常,可是,飞流待他想必只是一个玩伴罢了。世间的感情,爱情也好,友情也好,最怕的就是一厢情愿。萧平旌露出一丝苦笑。萧庭生退朝尚早,萧平旌整理了一下去了巡防营。

不久,萧平旌被段桐舟所伤。

    “啪!”飞流手中的甜瓜滚落在地。梅长苏替飞流捡起来,又给飞流擦干净了手和嘴巴,耐心得不得了。梅长苏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对飞流,对身边的人更是无微不至,替他们想好了以后要走的路,“飞流,怎么了?最近总是心绪不宁的样子。”
飞流犹豫了许久,眼睛里已有求救的信号“飞流好像做错事了。”
     “怎么了?”
      飞流摇摇头,不肯说。梅长苏一笑“飞流,你不能总是守着苏哥哥啊,若是有什么想做的,想要的,都去做吧。苏哥哥不怪你的。你总不可能守苏哥哥一辈子吧。”飞流,你守不了的,我的生命太短了。飞流,你要快些长大才好。
     “苏先生,此话怎讲?”靖王从远处走来,一步一步地走过来,“我刚从密道出来,见你同飞流说话不好打扰。”
      梅长苏起身行礼“靖王殿下,”尔后,又自己慢慢坐下 来“飞流,给靖王殿下倒杯茶。”
      靖王在梅长苏对面坐下来“方才苏先生的话是什么意思?”飞流是听不懂,可是靖王却明明白白。
     “无事。”梅长苏摆摆手“不过是在下盼着飞流能长大一些罢了,家里的长辈总是盼着晚辈能好一点的。”
      说至此,靖王的手一顿,这句话总是让他隐约想起昔日祁王和小殊。
     “不知靖王殿下,可是有什么事?”
     靖王将手中的食盒提到桌上“这是新出的糕点,想着苏先生应该喜欢,就带来了。”说着,便径自打开“还有,就是,誉王。”




未完待续
九龄




评论(1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