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旌流13发

     没有看过的小可爱,可移步在下的前几条LOFTER*٩(๑´∀`๑)ง*

哎,被老妈赶着去拖地了(˘̩̩̩ε˘̩ƪ)果然,暑假在家,就是父母嫌

      萧庭生和萧平章因着战事出了金陵。萧平旌晚上不睡觉,往袖子里装了些大嫂做的点心,便偷偷摸摸得溜向密道,也不似往日那般战战兢兢。
    “吱!”飞流把密道门推开,就见萧平旌坐在椅子上,撑着头假寐,桌子旁边放着一些糕点。飞流轻声进去,怕惊了萧平旌。萧平旌听见了响声,睫毛动了动,闭着眼睛就知道是飞流,也就没睁开继续睡去了。飞流悄悄把门关上,拿起桌上的糕点吃了一口,看见了萧平旌身上戴了自己送的玉佩,心里乐得不得了,想要伸手看看。这手刚伸出去,就被萧平旌打开了“怎么?送出去的东西还想要回去?”
     飞流摇头,看见萧平旌身上戴的玉佩上面还浅浅的刻着“飞流”二字,就好像那二字是刻在萧平旌的身上一样,昭告着他人,这萧平旌便是他飞流的。
     “你怎么想着送玉佩啊?”萧平旌把玉佩取下来,细细摩挲,心里竟有些隐隐的期待飞流的答案。
这玉,是梅长苏送的,保飞流平安长寿。前段时间,飞流总是心神不宁,疑心萧平旌会出事便抱着试试心态偷偷将玉塞到暗格里,想着数十年后的萧平旌应该会发现。飞流把眼看向别处,淡淡回答“祝福。”
萧平旌一时语塞,挑不出毛病的好答案,可是却和自己想得有些不一样。萧平旌暗暗自嘲,莫再胡思乱想,自己往日里做做春梦便罢了,不要当真。想着,便将玉佩小心翼翼地收起来。又不甘心的多了一句嘴“那便谢谢你了。”想是那么想的,说出来的语气却有些怪里怪气的。
      飞流倒也不介意,那天晚上的梦让飞流到现在都心情很好,看萧平旌是越来越顺眼,也是越来越喜欢。
      两人比试了一番,又开始话些家常。萧平旌抱怨,想回琅琊山,想浪迹天涯,做个不受约束的江湖人。可自己这长林二公子的身份却是死死的压着,动弹不得。
      飞流低头没有讲话。有时,他感觉萧平旌的身上隐隐绰绰的有着梅长苏的影子,他们都是那么优秀,背负着身份的使命。可他们又截然不同,萧平旌身上的色彩太过明丽,好看得让飞流移不开眼又不敢过分得乞求。萧平旌收起剑,看着飞流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得笑了,伸手掐了掐飞流的脸。飞流倒是瘦了许多,脸也不想以前那样软了。殊不知,自己这段时间受伤,被冤枉,飞流都是有感应,日日担心。
    “平旌!”飞流知萧平旌要走,便不小心叫了出来,名字说的有些拗口,叫得有些慢。萧平旌回头,心中却是一颤,飞流往日里都是不喊萧平旌的名字,唯一一次的“平旌哥哥”还是在醉酒的时候喊得。现如今,叫了自己的名字还叫得这般亲昵,这飞流看自己的眼神又是这么灼热。饶是萧平旌自觉自己的脸皮挺厚的,可这脸还是不由得一红。飞流咽了咽口水,才说了一句“小心暗箭。”
    萧平旌点点头便走了出去。飞流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痛苦地用双手捂住了脸,久久不能回神。飞流想来心里埋不住事,心里的什么东西都被别人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如今,他怕说出了自己的感情也怕萧平旌猜中。

    萧平旌出了门,拿冷水扑了脸,方才飞流的眼神太灼热了,感觉烧到自己的心尖上了。

    飞流出了密道门到了院子一个人坐下了,脸色有些不开心。梅长苏抬头看了一眼,也没什么。
     一旁的蒙挚问道“我说,苏先生。这飞流最近,怎么跟个姑娘似的阴晴不定?怎么同我那娶了亲的傻弟弟一样?哎,这……哎哟!”蒙挚被一块石子砸中脑门,伸手揉了揉,见到了飞流幽怨的眼神,连忙认输“我错了,我错了。飞流大侠,在下错了。”说着,向梅长苏使着眼色。
     梅长苏笑道,“好了,飞流。蒙大统领已经道过歉了。”说完,大概觉得蒙挚说得有些道理,就又笑了起来。
     蒙挚犹豫了许久,才说道“小殊,靖王殿下已经怀疑了。”
    梅长苏下意识抓住自己的袖子,脸色沉了下来,良久才道“靖王殿下怀疑,那便让他怀疑去吧。”

     萧平旌次日陪蒙浅雪去济风堂。林奚正在医治其他的病人,蒙浅雪看着自家的弟弟想着法子来撮合萧平旌和林奚。按理说,两人相处了这么久,又均无心上人,也是该有点情愫了。“你的银锁呢?”蒙浅雪伸手看萧平旌的脖子,虽然自己是想撮合萧平旌和林奚的。可是这样还未到岁数就把银锁摘下来,不是失信于人吗。
       萧平旌捂着脖子,支支吾吾道“忘,忘了。”其实银锁前几日就摘了。
      蒙浅雪看着萧平旌,萧平旌平日里银锁不离身,“忘了”这理由也太牵强了,一看就是故意不戴的。蒙浅雪心里十分开心,想着莫不是自家傻弟弟和林姑娘成了,可到底还是家里的长辈,便叮嘱了一下“这银锁,你岁数未到,还是要记着的。那姑娘出不出现是一回事,我们长林府要守信。”末了,又担心萧平旌又同以前一样只挂念着银锁,又补道“你要是有心上人了,也要告诉父王和你大哥,让他们给你做做主。听到没?”
      萧平旌点点头。林奚拿着药箱过来了,对蒙浅雪行了礼,“云姐,你带姐姐去准备一下。”
云姐点点头,领着蒙浅雪走。萧平旌则坐在原位看着林奚整理一会要用的东西。“你的银锁?”林奚眼尖,刚进来就发现了,忍到现在才问。
      “摘了。”对林奚,萧平旌也不必向对长辈那般遮遮掩掩了。
      “你有心上人了?”
       萧平旌思考了许久,没有说话,含糊不清的回答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答案。
       林奚理药材的动作停了一下,“是送你南天竹的人?”
      “是吧。”萧平旌摸着下巴点点头,自己也有些不相信。
      “ 那婚约呢?”
      “那姑娘那么久都没来。”萧平旌伸了伸懒腰,站起来“我也曾想过那姑娘的模样,幻想着婚约。可是,我好像已经喜欢他人了。”说着,萧平旌便自顾 笑了,自从见了飞流,眼里好像看不见别的颜色了。
        林奚没有说话,低头捣着草药,脸旁不只是汗还是,泪。很少,浅浅两滴,一抬头,就没有了。我也曾想象过你的模样,好像已经晚了。




未完待续
九龄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