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旌流同人14发

  第十四发更新biubiu~前几发见上几条LOFTER

本来想发大刀的,没忍心(´=◞౪◟=)-☆

    萧平旌一觉醒来,头沉的很,下意识把自己头拖住。自上次已经过了许久,瘟疫,大哥种种事情的发生都好像是云烟,从未发生一样。萧平旌顺着窗户望去,南天竹左右摇曳,下雨了。萧平旌起身,强打起精神。早起,正打算去见见父皇,在走廊里就看见蒙浅雪站在屋檐下,时而仰头看看天,时而低头看看肚子,又好像在呓语什么。若是寻常,萧平旌早就过去同大嫂说几句俏皮话,大哥这时也会从屋子里出来一起笑笑。萧平旌只觉得自己的心要割出血来了。吃过早饭,萧平旌吩咐着下人备好行礼,车马。这些事,往日里,都是萧平章安排的。
      到了门口,萧平旌送蒙浅雪上车,却迟迟不敢同蒙浅雪说话也不敢看她。林奚从远处过来了,两人却没有说一句话。萧平旌牵着缰绳,将马车送至城门口,看着马车远去,不见。众人皆以为萧平旌恨透了林奚,可是他不恨林奚,只是在心里埋怨,他真正恨的人是自己。恨自己懦弱,恨自己不够聪慧,挡不住他人放出的暗箭。

      萧平旌从萧庭生的房间出来,明早这个时候自己就是在奔赴甘州军营任职的路上了。萧平旌在犹豫着要不要去见飞流,按道理来说是不要的,自己已经没了依靠又要远走。昔日的诺言,想法一一击破,不堪一击。辗转反侧,萧平旌叹了口气,起身,穿衣。可是告别还是要的,不是?
     “吱!”萧平旌推开了密道的门,手中拿了许多东西。以前自己总是偷偷摸摸进来,连东西都不敢多拿。如今大哥不在了,父王也累了歇息去了,没人来盯着了。飞流背对着萧平旌,见萧平旌来了,瞳孔一闪。萧平旌头上的白布太过显眼了。
     “飞流,我……”萧平旌哑着嗓子,那几个字哽在喉    咙里,说不出来咽不下去。最终,说出了别的句子“我大哥去世了。”
       飞流愣住了,萧平章死了,那萧平旌现在过来的目的已经不单单是来寻求安慰的“你要走?”说着,飞流的眼眶就红了。
       萧平旌点点头,“我要去甘州军营。从前总是无忧无虑,对你承诺了许多。如今,我……”说着,叹了口气,面露难色“我没有办法。”
      “ 吃!”飞流没理他,径自接过了萧平旌手中的吃食,开始吃。“啪嗒!”一滴眼泪落下来,飞流伸手去抹,抹完又掉下来,越抹越多。
       “飞流。”萧平旌伸手去揽他,却被飞流躲开了。手悬悬在了空中,萧平旌小声说道“对不起。”
         飞流抹了抹嘴,将头转过去“不怪你。”又哭着说“舍不得。”舍不得担子压在你身上,舍不得你去甘州受苦,舍不得你同苏哥哥那样,最舍不得,你走。
     “每年过年我会回来的。甘州虽苦,可好过这天天明争暗斗的金陵城,不是?”萧平旌强笑,眼睛眯成两条弯,只不过有些牵强。自己又许了一诺。
       飞流看着,心又疼了。若是从前,萧平旌此刻还是哇哇大哭,谈天说地。可是如今萧平旌越是镇定,飞流就越疼。萧平章去世,飞流开始没有以为什么,去甘州军营又算什么?飞流虽是小孩子脾性,可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正是这一点点的变化,让飞流害怕,生气。萧平旌,怎么可以步苏哥哥的后尘呢?他应该逍遥自在,活在父兄的庇护下呀!
       过了一会儿萧平旌又说“我要早些回去了。明早还要早起赶路去甘州军营。”从前,萧平旌总是,我父王该来了,我大哥晚上要来查我的房了。
       萧平旌来得突然,走得仓促。飞流没有一点点准备,只能看着他走。飞流不敢闹,也不愿意说句“你去吧,我等你。”之类的话。走到门口,萧平旌回头,一笑“那我们年底再见了。”
       “平旌,”飞流唤道,流至嘴边的话是从心的最深处涌上来的“我等你。”说完,飞流一笑。我等你一年也好,两年也好,只要你回来,记得我。记得我还是不够,要经常的想我才可以。
        萧平旌又走回来上前掐了掐飞流的脸,很软,就是有很多水,滑滑的。掐完,俯下身,捧着飞流的脸,亲了亲脸颊。亲完后,又一本正经说“我听我大哥说这样亲一下可以保平安。”萧平章以前走的时候的确这样骗蒙浅雪,可是都是人夫妻两的小情趣。
        说着,飞流上前来两个胳膊绕在萧平旌的脖子上,狠狠得亲了一嘴“够不够?”够不够保你平安?
萧平旌点点头,“不止保平安,要战无不胜了。”说着,眉眼又弯起来,神采又回来了。
         飞流笑着退回来,挥挥手。萧平旌也挥挥手。
         飞流长叹,我这见不得的心思。
         萧平旌长叹,我这见不得的心思。萧平旌关上门,觉得脸有点凉,一摸,一手的水。

第二日一早,萧平旌千叮万嘱下人要打理好院前的南天竹。走时,还折了一枝带着。





未完待续
九龄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