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旌流同人16发

  前情见上几条LOFTER
朋友,吃刀吗?( ͡° ͜ʖ ͡°)✧心累。

   
       萧平旌从马车上下来后同林奚告辞,林奚点点头将帘子拉上了。萧平旌转身超长林王府走去,一步一步,萧平旌只觉得这金陵的天,是一年冷过一年了。
     “父王。”进了屋,萧平旌向萧庭生行礼。
      萧庭生看着许久未见的儿子,心里只觉得苦涩,张了张嘴却哽在喉中。
       “儿子不孝。”说罢,萧平旌就跪在了地上。萧平旌心里自责的很,这次,想必父王在朝堂上因为自己又受到了许多非议。
        萧庭生僵硬的站在那儿,萧平旌变了,变了太多了,“很好,你做得很好。这场仗打得很漂亮,让皇甫军元气大伤。至少可以维护边境啊安宁五年。”说着,萧庭生笑了起来“就算你大哥在世,也不一定有你这次这般好。大哥和父王都替你骄傲。”
         说到大哥,可算是戳到了萧平旌的心口子。大哥走了,为了代替大哥,活成大哥的样子,萧平旌把自己困在朝堂。从前的种种都恍若云烟,自己做什么事都不敢逾越半步,就是怕寒了大哥的心。如今,可算是得到了那么一丝的认可,萧平旌的泪又是一滴一滴滚落,喃喃“父王!”
         萧庭生上前抱住萧平旌,“好孩子。”心中也是自责。大家都知道萧平旌的性子,萧平旌想要过的生活,至少不是这样的。可是,自己也没有办法。边境无人可守,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平旌痛苦,自断想走的路,戴上枷锁。如果可以,萧庭生希望萧平旌还是昨日那个活在父兄羽翼下无忧无虑的男孩。
        

          萧平旌从房间出来转身进了书房。以前总是偷偷摸摸的,现在可倒好,没有人管了。
          “吱!”萧平旌推开密道的门,正好见着飞流。不知为何,萧平旌每次来找飞流,无论何时他总在那儿。萧平旌心中一笑,心有灵犀呢。
           飞流看见萧平旌来,满是忧愁的脸才稍微舒展开露出一丝丝的微笑。
            “飞流。”萧平旌唤道,很轻。言语和行为上都是不自然。许久未见,自是有些陌生,更何况自己还变了这么多。
             “嗯!”飞流应道,很开心。昨晚做的梦让飞流忧心了好久,直到今日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萧平旌,这心里的石头才落了下来。
               萧平旌犹犹豫豫,看着飞流,这想好的话都彻底乱了没法说出口。
               “平旌!”飞流想到了什么,扯了扯萧平旌的衣袖“苏哥哥,药!”意思是想让萧平旌寻寻数十载后的高人,救救梅长苏。
                萧平旌把头低下去,没有说话。火寒毒是梅长苏所患的病。自己以前曾听飞流提起过,就问了老堂主,老阁主和林奚,三人皆是摇头。后来萧平旌但凡听到哪位医术高超,便要上前问一问,答案总是不尽如人意。
                这沉默,让飞流有些茫然不说好也不说不好。苏哥哥说过求人办事要的就是一声“好!”,不说话就有几分不乐意的因素。“不愿意?”飞流问道。
                萧平旌摇摇头,不是不愿意而是做不到,“火寒毒,只可压制,不可根治。”
                 话一出口,飞流眼眶就红了,这么说就意味着苏哥哥此行,有去无回。人一个个走,他们总是有着比飞流还重要的东西。“你,还来吗?”飞流看着眼前的萧平旌。
                 萧平旌沉默。这让飞流有些不知所措。半晌,萧平旌抹了抹脸“我……我以后不来了。”
               这次飞流愣住了,眼睛眨了眨。
               “我,我要成家了。”萧平旌低下头来,“大哥走了,这担子也落在了我身上。我也该早些,成家了。”说着,萧平旌垂下眼,不敢看飞流。
                 飞流拉着萧平旌的袖子,再做挽留。抽开,再拉。如此,来来回回了好几次。
                 萧平旌缓缓抽开,皱着眉头“我意,已决。”说得决绝,不留半分余地。
                 你说过不想成家,你说过要永远都陪着我的,你说过想要同我做江湖侠客的……许久,飞流轻笑了一声,明白了,你心里有了人。飞流垂眼,睫毛落了下来,自己虽是有些龌龊的心思,可是从未想过在萧平旌心里占多少分量,只求能同萧平旌就这么在密道里做兄弟。可是,如今,萧平旌却是连机会都不肯给了。原来苏哥哥的病不是无药可救,而是你不愿意求药。“走!”飞流说道,不哭不闹。
                  萧平旌心中是想停留的,可是脚还是往回迈了,一步一步。“平旌!”飞流在后面叫道,萧平旌心中一颤,他希望飞流这么叫,又不希望飞流叫动摇了自己。
                 “你好狠。”你好狠,来得潇洒,走得自如。“我恨你!”恨你走时连苏哥哥都不肯帮一帮,恨你无情,不,你我之间应是无义,谈何情呢?
                  萧平旌心里猛得一疼,还是走了出去。听见了飞流的哭声,先开始很小渐渐大了,最后没有了。萧平旌走着,只觉得自己疼得麻木了。路过了萧平章以前的房间,东西还在,仿佛下一刻大哥就要从里面走出来叫着“平旌。”自萧平章走后,萧平旌平日里鲜少来,每一次来,都会想起大哥为何而死又是怎样死去的。萧平旌勉强笑道,大哥,不用担心!长林君,我守着。国家,我也守着。你想要做的,想要守的。我,都可以。想着,萧平旌落下两行清泪。

                  飞流随蔺晨望着梅长苏远去。“走吧?”蔺晨不正经的语调里竟有些落寞。       飞流点点头,密道守了两天,想必萧平旌是认真的。如今,苏哥哥又走了。也是时候会琅琊山了。可是,走的时候,不知为何飞流还是会频频回头,想着以前苏哥哥在房里烤火,自个儿溜去见萧平旌的样子,好像以前都未变。可是,心里实在是疼,疼得让飞流从自个的过去中醒了过来。
                  “我说,飞流你天天练剑,无不无聊?你要找个姑娘成家不?”过了几日,蔺晨又恢复了往日的不正经,逗起飞流来了。
                    飞流没说话。
                    蔺晨放下梅长苏从战场上寄来的信,信上无非就是自己的身体状况,战况和飞流的事情。“那,可是有喜欢的人了?”
                    听到这,飞流放下手中的剑,从蔺晨手中拿走了信“嗯。”看见苏哥哥的字,觉得亲切。
                    蔺晨的八卦之心起来了,“是谁?是谁?让本阁主来教教你,怎么讨女孩的喜欢。保准你马到成功!”
                    眼中又是浮现起了萧平旌,他的眉眼。飞流喝了口茶,将信放回去。“死了。”说完,提剑走了。
                    留下蔺晨一人自言自语,“飞流竟然有了喜欢的人?飞流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飞流了!飞流……”说着,说着,对飞流走的方向大喊“我说,飞流,你别太伤心啊!”




未完待续
九龄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