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四组老狗cp吃鸡(•̩̩̩̩_•̩̩̩̩)

这是今天的脑洞。
看AWM想起以前的段子,觉得祁神是真狗🐶
本来想写打麻将的,但是不会打麻将。还会有后续,等到我学会打斗地主的时候。
吃鸡可能有bug,因为我真的只玩过一次吃鸡,被毒死了( ๑ŏ ﹏ ŏ๑ )请谅解
作者比较垃圾,希望谅解一下˚‧º·(˚ ˃̣̣̥᷄⌓˂̣̣̥᷅ )‧º·˚

    “我说怎么还没来啊!我,黄少天,虽然技术一般般,但是好歹也是个副队长,很忙的!好不好?”黄少天趴在桌子上抱怨道。喻文州坐在他的旁边没有讲话,只是轻轻点头,以表赞成。
       按理说,祁醉也是想抱怨的,但是于炀睡着便不好发作怕吵着他了。于炀马上又要比赛,这段时间,又是忙得脚不着地。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先进来的人稍稍鞠了下身子,紧紧牵着后面人的手,“不好意思,沈巍他调课了。”紧跟在后面的沈巍听到自己的名字这才抬起头,面带微笑的点点头。
         黄少天撇撇嘴,“不管了,不等他们了。我们先开始,开机!开机!”黄少天一声令下,动的人,只有喻文州。虽说喻文州手是残了点,可在这些人当中这开机的手速,可是稳稳的快。“我说,开始了。快把你男朋友叫醒啊!”
          祁醉自是不愿意叫醒,流氓气质一不小心就露了出来“哎哟,就睡一会!炀神才19岁,要多睡一会好发育长个子!比不上我们这些中年人喽。”
           黄少天心中一哽,和30多岁的叶修呆在一起,觉得自己怎么说也比人家年纪轻啊。加之身边的人年纪也都差不多相仿,粉丝的各种赞美,导致黄少天一直认为自己好歹也算是青年人了。黄少天正欲张嘴反驳,远处“哐”的一声打断了。
           “不好意思,来晚了。”魏无羡先进来了,挠着头。远处的蓝忘机正将避尘重归原处。
            一阵声响,正好将于炀吵醒了,看着蓝忘机和魏无羡御剑从天上飞下来,惊得半天说不出话“这……”
            赵云澜丢了一根棒棒糖给于炀“小朋友,吃根棒棒糖冷静一下。”说完,又对着魏无羡喊到“怎么现在才来?”
            “姑苏离这儿很远的,好不好?而且蓝启仁,很烦人的。”说到这,魏无羡翻了个白眼,“给你们带了可爱多。简单一点,可爱多了。”说着提着东西,给每人都发了一个。
             众人无语,这广告真苟。
             转了一大圈,众人才开始了。魏无羡,蓝忘机,祁醉,于炀一组。黄少天,喻文州,沈巍,赵云澜一组。等待的时候,沈巍斜眼看见了于炀的手表露出来了,上面有日月星辰,好看又别致不禁夸道“你这表,好看。”
            于炀转过头,下意识摸了一下表,脸红了。
            祁醉也偏过头来看,说道“买袖口送的。和我一对的。”说着把袖子撸起来给沈巍看。于炀在旁边咽了咽口水,脸更红了。
            那边,赵云澜已经开始在淘宝上搜了,看沈巍的样子是喜欢那块表了,那就让老公给你买,哈哈哈。可是当搜索页面出来时,赵云澜的笑容渐渐僵硬。170万!想想自己的工资,赵云澜登时就跳起来,“你买金边钻石镶的袖扣啊?送170万的表?”
             祁醉忍着笑,淡淡道“没那么贵,袖扣才4万多。”说到这,一屋子的目光都顺了过来,眼神赤裸裸的暗示:[求地址,求链接。]于炀脸皮薄这个时候脸已经全红了,实在看不下去了,道“祁醉买的,不是送的。”
            众人又纷纷露出贫穷的目光。赵云澜砸吧了一下嘴,这买房积蓄都空了,想着回头要不要多跑几个饭局拉点奖金什么的。最重要的是,拉了奖金也不一定买得起啊!沈巍也在默默算着自己这点死工资怎么存,要不写写文章什么的赚点外快。
            黄少天感叹道,“同是职业选手,怎么差别这么大呢?”
            “大概,”祁醉坏笑,“我长得比较帅吧。”
             不知道谁说的一句“开始了!”,才安静下来,戴上了耳机。
             “跳哪儿?”黄少天问。
              喻文州没说话。
              赵云澜沉声道,“学校吧。”
              “好。”黄少天点点头。

              那边一队选了G港。按理说,按于炀的性格是会跳飞机场的,但是鉴于蓝忘机差点就往监狱里跳,就默默选择了一个稳妥的地点。
              “这里有把枪,谁还没有?”于炀看到了,说道。
               回应他的只有沉默,过了好久,于炀都要走了,才听见蓝忘机一声“我。”
                “上楼。我在楼上。”于炀回答。
                 蓝忘机“嗯。”了一声,才上去。于炀等的感觉黄花菜都凉了。魏无羡在旁边细细的教蓝忘机怎么上来,七拐八拐终于拿到枪了。一组人才继续,“蓝湛,你别螃蟹走路啊。”魏无羡笑道。
                蓝忘机皱了一下眉,说了一句“不会。”
                两人正欲打闹,祁醉听见了声音,“有人来了。你们两先躲起来,别死了。”魏无羡和蓝忘机躲到后面去,两人叽叽歪歪,其实歪来歪去就只有魏无羡一个人在说,蓝忘机都只是“嗯”。但奈何魏无羡一人战斗值太高,让于炀有些烦,恨不得把他们的麦给闭了。
                 “哎!这下走就对了,含光君好厉害啊!”魏无羡夸道。
                   蓝忘机“……”你开心就好。
                  祁醉“……”走个路就厉害了,我炀神刚枪那是猛得一批。
                   于炀“……”走个路就厉害了,我祁神无人可挡。
                   人越来越近了,于炀和祁醉打算拿个一杀。这边等人露头,那边公告出来“夜雨声烦击败九龄(没错,就是垃圾的作者( ͡° ͜ʖ ͡°)✧)”
                   “Kill green!吃鸡!吃鸡!”黄少天兴奋道。
                   祁醉心里呵了一声,让祁·职业终结者·醉教教你怎么做人。
                   魏无羡称了句“厉害,厉害。”
                   “砰,砰”这边于炀和祁醉收了两个人头。魏无羡又称赞“厉害,厉害。”丝毫没注意一旁蓝忘机渐渐冷下来的脸。
                  
                  赵云澜找着了一辆摩托车,对队友说“Hey,guys.我看见一辆摩托车。”
                  喻文州“嗯”了一声。
                 “好。你先和沈巍骑着,你带沈巍兜兜风,看看这学校风光。”黄少天说完又干掉了一个人“哈哈,跟我刚。”
                赵云澜骑上车,撞了一下一旁准备上来的沈巍。“哎?你干嘛撞我?”沈巍有点懵。
                “宝贝?唱首歌,”赵云澜坏笑道,“唱首歌,我就扶你起来。”
                 沈巍“……”
                赵云澜“快唱,快唱。我给你开个头,大河向西流!”
                黄少天插了一句“大哥,大河是向东流的。”
                赵云澜笑道“失误,失误。”
                “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沈巍唱的很小声,从耳朵开始红到了脖子。
               赵云澜干笑两声,把沈巍扶起来,说“勉强过关。”
                黄少天倒是思考了很久,说出了一个结论“我觉得你可以一边走一边唱干扰别人。你的歌声干扰性太强了。”
              黄少天说得十分认真,倒让赵云澜认真的想了想“我觉得可以。”说完就开始唱了。这一唱,干扰的不仅是游戏里的人还有屋子里的人。
               “你这是噪音污染,精神污染,要赔偿的!”祁醉说道。
                魏无羡又插道“我说别人唱歌要钱,你唱歌要命。我,魏无羡,活了这么久但是头一回见这么难听的声音。不过我好奇这声音是不是可以避邪?”两人轮番挖苦。
               “砰!”“九龄2(没错,又是在下垃圾作者T﹏T)击败姑苏蓝氏”
                 “蓝湛,你死了?”魏无羡看了一眼蓝湛的屏幕,“你怎么能先走呢?留我一个人,嘤嘤嘤。你这个负心郎,陈世美……”说着还舔蓝忘机的包。
                 蓝忘机“???”
                 “砰”“浪味羡击败九龄2”“哈哈哈,给你报仇了!”魏无羡抱着蓝忘机亲了亲他的脸颊。
                 “嗯。”蓝忘机应道,把椅子移了移,坐在魏无羡旁边观战。
                  “我这有个急救包,于炀拿着。”祁醉说道。于炀上前准备捡,又被祁醉收了起来,如此,反复好几次。
                    于炀“???”
                   “是有条件的,”祁醉露出了校准流氓微笑,“叫声,老公,听听?”
                    于炀瞳孔放大,脸又红了起来,半会才沉声道“不行。”
                   “哇!”祁醉的角色在于炀旁边转了一圈“小哥哥声音好好听啊!小哥哥,网恋不?小哥哥,……”
                   于炀拿祁醉没办法,只能任着他在旁边叨叨,“人来了。好像是黄少天他们。”
                  祁醉这才安静下来,黄少天刚出了个头“砰”“Drunk击败夜雨声烦”
                 黄少天骂了一句,“厉害啊,这么远都可以。”
                祁醉一笑“教你老实做人。”
                黄少天白了祁醉一眼。
                 祁醉刚下楼,就碰到有人来要刚枪。“索克萨尔击败Drunk”
                黄少天“哈哈哈,做人不好吗?”
                “艹”祁醉骂道,“大意了。”
                于炀摇摇头,“没事。我们小组吃鸡。”祁醉一笑,拍了拍于炀的肩。祁醉死了,于炀反倒松了一口气。祁醉前几天打了训练赛,于炀怕祁醉手不行。
                 “吃鸡,请你吃白斩鸡!”黄少天拍拍喻文州的肩膀,喻文州咽了咽口水。
                这边,赵云澜以为人走了,准备过来舔包被于炀击杀了“Youth击败小澜孩”
                赵云澜皱皱眉,放下鼠标,去喝水。
               沈巍开车不慎,翻了,死了。
               赵云澜挖苦“你考到的是假驾照吧?你这车开得,今天晚上我可不敢坐你车回家了。”
               沈巍看了赵云澜一眼。
               赵云澜露出[无辜的小澜孩]
               沈巍想了一下觉得自己方才太凶了,又摸了一下赵云澜的手。
               “哇!就这样就想打发我?我可要……”赵云澜倾上沈巍,快要亲上去。
                “咳!”黄少天咳了一下,“辣目了!”说着把眼睛捂住了。
                  魏无羡被毒死了,走的时候还捻着头发靠在蓝忘机的旁边“蓝湛,我终于来陪你了。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蓝忘机“……”
                   “哇,你不理我。嘤嘤嘤。”魏无羡假装哭道。
                  “理了。”
                   魏无羡“我生气了,哼!”
                 蓝忘机“……”
                  祁醉“……”
                  打到最后,只剩喻文州和于炀。喻文州和于炀正准备刚枪。于炀电脑突然关机了。于炀下线,喻文州吃鸡。
                “没电了?”黄少天犹豫道。虽然想要吃鸡,可这样赢,太不是回事了吧!
                   喻文州指了指灯“亮着。”
                 祁醉看于炀不太高兴,道“你这什么地方啊?资金不足吗,交不起电费?还是说你们怕了,故意断电?”
                 “呵,才不是,节约用电,不行啊?保护地球,人人有责。喻文州很厉害的!”黄少天讽道。战局没结束的,两人直接移到互怼。
                 “开玩笑,我炀神刚枪,分分钟钟教你做人!”祁醉回道。
                 “咦?”从桌子底下露出一个毛绒绒的东西“啥玩意儿?”赵云澜问道。
                 “好像是,我们的兔子。”魏无羡尴尬的扯了扯蓝忘机。蓝忘机下意识,摸了摸袖子里,空的。于是慌忙上前把兔子抱过来。兔子,踩着插电板了导致电脑突然关机。魏无羡强笑,“不好意思。”
                  于炀摇摇头,“没事。”
                 又是聊了一会儿,就各回各家了。
                魏无羡和蓝忘机刚到云深不知处,天色已全黑。魏无羡看着天,一愣,笑道“云深不知处禁夜游。”蓝忘机没理他,直接把他提进了屋。魏无羡算是发现了,含光君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一进屋,魏无羡就被蓝忘机环住了“还生气?”袖子里的兔子自己跑了出去,非礼勿视啊!
                 魏无羡根本就没生气,但还是想逗逗蓝忘机就点点头。
                 蓝忘机把头埋在了魏无羡肩膀里,闷闷道“魏婴,对不起。”
                 魏无羡一笑,转身抱住蓝忘机的脖子,腿缠住了蓝忘机的腰,凑到蓝忘机的耳旁“二哥哥,这点可是不够的啊!”

                 “如果不是突然于炀突然下线,我没有把握赢。于炀很厉害。”喻文州说道。
                 黄少天想了想,点点头“祁醉也很厉害。”停顿了一会,黄少天打开手机点外卖,“不过赢了就是赢了。白斩鸡,我还是请的。”
                 “不想吃白斩鸡了。”
                  黄少天想了想,真不知道喻文州除了白斩鸡还喜欢吃什么,顺口问道“那你吃什么?”
                  喻文州盖住手机,默默靠近“吃你啊。”
                  黄少天[woc,woc,woc]

                  祁醉看着于炀担心他心情不好。
                  “喻文州,黄少天他们都很厉害。最后我其实没有绝对把握赢他。”于炀偏头笑。
                  祁醉咽了咽口水,今天不做人了。便于炀深深吻去。

                  春宵一刻值千金。
                  可怜沈巍和赵云澜想买那俩块表,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苦算加苦订计划一晚上。

未完待续
九龄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