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旌流同人18章

萧平旌:飞流~(っ╹◡╹)ノ❀
飞流:确认过眼神,你是假的萧平旌。
萧平旌:???

      萧平旌每天在琅琊山闲得不得了,下水捉鱼,上山打山鸡,进门逗逗策儿,出门叼着根狗尾巴草去看看飞流,日子好不惬意。他想飞流,想得不得了。回金陵去看飞流也是想的,可是如今长林军没有了,又以怎样的姿态去金陵又以怎样的身份去去长林王府呢?况且当初自己走得决绝,飞流也不待见啊。想到这萧平旌在心里狠狠地对自己啐了一口口水,暗自骂道:活该!

        “平旌,你的武功长进了许多啊。”一番比试后,荀飞盏叹道。
         萧平旌表面谦虚道“哪里,哪里。”心里尾巴则是要翘到天上,那是自然的,我武功可是飞流教的,厉害,是当然的。
   
         东海一战,萧元启连夺回七座城池,这让萧平旌起了疑心,日思夜想。方才同荀飞盏大致猜测了一下,虽不想可不得不承认,萧元启可能存有二心。萧平旌起身准备去找蔺九讨些前些时候的消息,正巧碰见林奚进来了。萧平旌仓促收起方才写的东西,“怎么了?”
         林奚顺着一望便看见了,走过来道:“看来,你要下山入朝了?”
         萧平旌哈哈一笑,“哪里。我不过是觉得元启有些奇怪,看看罢了。若是真有什么,我差人送送信就可以了,不至于下山的。”
          林奚撇了撇嘴,没有说话。这才说起了自己的正事,林奚将自己的疑惑问出来,无非就是关乎草药。萧平旌可谓是走过了大半个天下,偶尔,也可帮帮林奚。“你这本书该写好了?”萧平旌问道。
           林奚点点头。
          “那不如给我看看?”萧平旌又提议。
           林奚却皱眉,摇头“不可,要先给师父看。”说完,便走了。林奚打着幌子来试探萧平旌,心里紧张萧平旌要下山。
           林奚走后,萧平旌揉了揉眉心。心道,若是真可以下山那便好了,也不知飞流还有没有在生气。又想,下山又有什么好的,纵使下了山,自己和飞流又有什么好结果呢?不过是继续当着密道挚友,自己这点龌龊心思又怎么能见光呢。罢了罢了,倒不如在山上彻底断了念想。萧平旌想了又想,一时间也不知道自个的心思了,想去见飞流却见不得,想当个自由自在的江湖人却当不得。
             “不想了,不想了。”萧平旌嘀咕道。推开一旁的东西给我自个留了个位子,躺下,睡觉。
             
               萧平旌睡得迷迷糊糊,依稀听见有人在低声啜泣。萧平旌睁开眼,不是琅琊山,步子走得有些颤颤巍巍。四面都是素色,一看就是家里死了人。萧平旌心中“咯噔”一下,暗道自己怎么做这样不吉利的梦。越往前走,声音越大,还有旁人的劝诫声“不要这样,小殊会不高兴嗯。”“诶,快拦着他!”紧接着就是众人的呵斥声,叹息声,衣服拉扯的声音。
              “砰!”声音很大,不知什么东西摔着了。萧平旌心觉不妙,匆忙上前,看见中间是一口棺材。前边是一个少年郎,额上还有些青紫,想必刚刚撞着的就是他的额头了。“飞流。”萧平旌说了出来,这在心间上萦绕过无数次的名字。
               飞流愣愣的抬起头,眼睛有一瞬的明亮但又迅速黯淡下来了,又如开始一般,空洞无神。身边的人开始渐渐消失,只剩下两个人。飞流轻声一笑,笑得轻蔑。萧平旌只觉这一声笑就是一把刀子直直扎进了心窝子,又沉道“飞流,我错了。飞流,我,我身不由己啊。我是想你的。”
                “假的。”飞流又回到原处,跪了下来,往火盆里丢纸钱什么的,“都是假的。”
                 萧平旌默默走上前,飞流一直哭。萧平旌伸手替飞流抹去眼泪,一字一顿“我,想,你。”话一出口,飞流哭得更厉害了。萧平旌接着说“我如今,什么都没有了,重重的身份也没了,长林王府也没了,父兄也没了。如此看来,我从前跟你说的种种的确是假的了。可是,飞流,我说要陪你,是真的。现在,说想你,也是真的。我知道现在侄嫂要靠着我,念着你是不对的,我应早日成家让他们安心才是。可是,我就是想,”说到这,萧平旌哽咽了,“我喜欢你却不敢说,怕你嫌我龌龊了。可是如今,在梦里,我要同你说,我喜欢你。我喜欢飞流……”萧平旌绕来绕去说了好几遍,飞流皱着眉头把萧平旌的嘴巴给捂上了。
               萧平旌却偏了一下头,把飞流的手给放下来,又看着飞流“自我上了山,你总是不肯入梦。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我那么想你,见也见不到你,梦也梦不到你。你,让我如何是好?”
                这么一说,飞流的心也软下来了,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想呢。思考间,萧平旌已经倾身抱了过来。飞流瘦了很多,萧平旌抱着都能摸到飞流的骨头。
                “苏哥哥,死了。”飞流说到这眼泪又掉下来了,“你,也走了。让我怎么办啊?怎么办?”飞流越说越急,气都有些不顺。
                  萧平旌心疼飞流,觉得心窝子疼。想让飞流感受到自己,便抱的有些力气。萧平旌侧头对着飞流的耳朵道,“在的,在的。我在。”
                  “假的!假的!你是假的!”飞流又说,把萧平旌推开,要站起来。萧平旌不知如何是好,飞流又要往棺材上撞。萧平旌是拉也拉不住。
                   “砰!”周遭的杂人又回来了,叽叽喳喳吵个不休。这回,是真撞着了,血都出来了。飞流的嘴变来没什么颜色,这下直接变成了惨白色。萧平旌着急,想推开人,可是,别人把飞流围得严严实实。“飞流!”萧平旌焦急叫道,飞流好似听见了,眼睛眯开了一条缝。

                   萧平旌猛得睁开眼,背后已经湿透了。萧平旌起来,才发现旁边站着策儿,瞪大着眼睛。策儿带着一点奶音,问道“二伯,你做噩梦了吗?刚刚你一直在哭。”
                  萧平旌这才察觉,摸了摸自己的脸,犹豫是好梦还是噩梦。萧平旌没有回答,笑着刮了刮策儿的鼻子,将他抱了起来。心里却是莫名落寞。

                   飞流睁开眼,觉得脑袋沉。方才好像梦到了萧平旌,这么久,飞流一直都在排斥着他,做梦也不行。这次,大致是太想了。
                    蔺晨端着盆水进来,看见飞流要起来忙去扶“我知道,你苏哥哥走了,你难过。可你不准再这样了,你苏哥哥那么疼你,看见你这样肯定会伤心难过的。”
                    飞流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圈圈厚厚的绷带,点点头。
                    蔺晨以为飞流听进去了,又说“做噩梦了,脸色不好。看来要给你开些安神的药。”
                    飞流又点点头,想了很久,眼泪又是下来了。梦醒时分,又是假的。


未完待续
九龄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