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旌流20发

完结撒花(●'◡'●)ノ❤
前情见上几条LOFTER,主页置顶有目录
萧平旌:飞流~
飞流:平旌~
萧元时:汪汪汪???

     被叫的人默默转过头来,只看一眼,眼睛便红了。忙从座位上跳下来,都没站稳,就跑了过来。荀飞盏已去外面周旋了,也不知能拖多久。萧平旌一咬牙,叫萧元时进来把门关上了,把萧元时按在了门上,不准他下台阶。“陛下,臣有些事要处理。还请陛下应允,千万,千万不要从那上面下来。”萧平旌行礼,挡了萧元时的视线看不见飞流。
       萧元时看萧平旌十分着急,眼都红了半圈,慌忙应允,老实站在门边上一点,不敢下来。
       萧元时刚点头,萧平旌便火急火燎的往前走,一把拦过飞流,闪进墙壁的凹处。两人躲在一块角落,眼眶都是红红的。萧平旌想飞流想得都快疯了,如今人站在面前,觉得做什么动作都是多余的。只是抱着,都觉得十分的满足,鼻尖萦绕的都是彼此的气息。
        “平旌哥哥,你好了没有?”萧元时站在门口胆战心惊,叫的很小声怕外面人听见。
         萧平旌愣了一下,现在萧元时是在门口不算进来,可萧元时早晚都是要进来的,“陛下,等一会!”这才放下飞流抹了抹飞流的泪珠,“以前没发现,原来飞流竟是个爱哭鬼。”真正想说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飞流又把眉头皱起来,偏头“他,不能!”说得决绝。
             “他要进来的。飞流,这是我的命。”萧平旌摸着飞流的脸,又暗自对自己说着,这是我的命。
              “我呢?”飞流把头正过来,直逼着萧平旌看着自己的眼睛。飞流长大了一点,越来越好看了,睫毛还是长长的,生气的表情还是那么可爱。萧平旌有些冲动,轻轻凑上去,吻了上去。这无数次在梦里出现的场景,如今真的发生了。飞流瞪大了眼睛,惊讶了几秒,也慢慢靠向了萧平旌。
               萧平旌缓缓松开飞流,一笑“你在我心里。”是我拿不起,放不下的宝贝,牢牢扎在我心尖的钉子。
               “不要!不要!”不要让他进来!飞流摇头,尔后又变为乞求,语气软了“不要!不……”飞流牢牢拽着萧平旌,顺着手肘往下摸,看到了萧平旌手中的镯子,顿时噤了声。那镯子在昏黄的灯光下闪闪发亮。飞流痛苦得想,你终于还是成了和苏哥哥一般的人。
                 萧平旌以为飞流平静了,把飞流的头发捋了捋,“飞流,其实我喜欢……”等到萧平旌再睁眼时,飞流已不见,一声“你”说出来了,却听不见了。萧平旌回头看,见着萧元时颤颤巍巍的下来。
                   萧元时一抬头,对上了萧平旌刮肉一般的眼神吓了一跳“平旌哥哥,我听见门外的响声有些害怕就下来了。”
                   萧平旌低头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是臣照顾不周。陛下,我们快走吧。”
                   萧元时点点头,心想,早就想走了。

                   萧平旌没见飞流消失,飞流可是看见了,一瞬的时间什么都没了。耳边还是那句“其实我喜欢……”飞流瘫坐在地,觉得自己好像猜到了萧平旌要说的话,又笑了起来。

                   萧元启已被诛杀。萧平旌又因手上的镯子而救了命,心里想他的飞流还是疼他的,在天上保佑他。自上次入密道后,萧平旌又进了好几次密道。希望密道总是走不到头,前面总是有飞流在前面候着。如今这密道匆匆几步就到了头,那一边是熙熙攘攘的人,萧平旌每走一次,都觉得自己的心又凉透了一些。虽然萧元时总想着留下萧平旌,可萧平旌现在真的是厌透了金陵。它收走了萧平旌心中的人,大哥,父王如今又有了飞流。
                    萧平旌想走,走时去大哥坟前话了几句,骂了自己许许多多遍“活该!”又说“大哥,我的枷锁放下了。我想,一个人总不可能活成另一个人的样子。”说完,便走了。走时,心里还惦记着院前的南天竹,想方设法又把他救活了。又摘了一朵托人做了压花,时时带着,好像就是飞流仍在左右。
                    萧平旌走前又上了琅琊山。
                    “我知道你来干嘛的,没用的。”还未等萧平旌发问,老阁主就回答了。这答的自然就是密道。老阁主见萧平旌失魂落魄的样子,毕竟萧平旌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于心不忍多了一嘴问道“以后怎么办?”
                     “不怎么办。”萧平旌笑道,“在江湖上飘呗,飞流去了哪儿那我也去。飞流活得不久,那我便要多活些时日。闲暇的时候,守着飞流。”
                       老阁主皱了眉,“你可以不用照着这样活。”
                        “没事。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我乐意这样。再说,我以前本来就是这样的。这么说来,我同飞流还真有些像啊。”萧平旌说完自己感叹道,“我先同林奚一块走,她一个姑娘,我委实有些不放心。好了,我也该走了,林奚在山下等我。”萧平旌说完又行礼。老阁主点头,萧平旌这才转身走。
                         走到门口,老阁主在后面沉声道“起风了。”意思是提醒萧平旌万事小心。萧平旌也着实感觉到了一阵风,把自己的衣摆都掀了起来。
                        萧平旌点头,行礼“多谢老阁主提醒。”说完,又露出舒心的笑容,“我知道,飞流在陪着我。”


九龄
                   

 
      
       

评论(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