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今夕(旌奚同人)

又开新坑啦~只是日常

第一章
      回来的时候已是日暮了,萧平旌翻身下马,又扶衬着林奚下马,便见蒙浅雪牵着策儿在王府门口。
    “大嫂。”萧平旌弯腰行了礼。
    “姐姐。”林奚也行了礼。
      二月的天还是有些寒,萧平旌皱了皱眉头,“天冷,大嫂和策儿在屋里等便是了,不必出来的。”
        蒙浅雪一笑,“谁等你了?我同策儿在等妹妹呢。”说完,便拨拨策儿额前的散下的一缕发丝,“对吧,策儿?”策儿瞪着大眼睛,点点头。
       萧平旌一时气结,无话说。林奚也笑了,到底帮萧平旌说了几句话“姐姐,天是有些冷,快些进屋吧。别染了病。”
        打趣够了,蒙浅雪对策儿说,“还没叫过你二叔和姑姑呢。”
         说完,策儿便从蒙浅雪身后出来,向萧平旌,林奚二人行礼,“二叔,姑姑。”策儿行的礼倒是十分标准的,小小年纪这一板一眼竟像个小大人似得。这一点,像极了儿时的萧平章。
       “策儿乖。”林奚见策儿如此可爱,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那红扑扑的脸颊。又从包袱里拿出了两个香囊,挑出朱色的给了策儿,挑出青色的给了蒙浅雪,“这是我配的两个香囊可安神,防寒之类,还望姐姐和策儿笑纳。”
         蒙浅雪接过香囊,“妹妹有心了。”挑出朱色的给策儿戴在脖子上,自己的则收在衣袖里。策儿玩着香囊,“娘亲,好香啊!”
       “那是自然,”萧平旌弯下腰来,与策儿齐平,“这可是你二叔我呀,天南地北地给你找的药材。以我之见,这功效可不止安神,防寒呢。”说完便捏了捏策儿的鼻子。
      “啊!”策儿吃痛叫了一声,扑向萧平旌。萧平旌侧身躲过,一把将策儿抱起,“策儿,你过年吃的可有点多啊!”策儿听见这话也不挣扎了,羞得把头埋进萧平旌的衣衫里。
       蒙浅雪笑了,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进屋吧。”
        众人才进府。萧平旌抱着策儿迈进王府。父王,大哥,平旌回来了。
        走到一半,策儿埋在萧平旌衣衫里的头抬起来,奶声奶气,“二叔,你还没给包我红包呢?”
       “哦?”萧平旌又捏了捏策儿的鼻子,“那要看你找不找的到了。”刚说完,策儿的一双小手就在萧平旌胸口摸来摸去,无果。又闹着要下来,绕着萧平旌搜逻了好几圈。抓耳挠腮的样子,十分符合萧平旌的心意。
        玩闹的时候,就见一人从屋内走出来,一袭素色衣裳,年纪倒是有些轻,走起路来不慌不乱。
       “蔺九!”萧平旌叫道,有些雀跃。
         蔺九点点头,算是听见了。又笑眼盈盈得看着策儿,眼神示意了一下。策儿便转身跑向林奚面前,又回头看看蔺九,看见了他的指示,才转头向林奚行礼,“二婶。”话一出,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林奚脸皮薄,倏地就脸红了。从衣袖中拿出红包,“这是你二叔给你的。”说完又拿出一个红包,“承策儿一声二婶,这是我给你的。只是,策儿,你现在叫我二婶怕是不合礼数,还是叫我姑姑好了。”
          策儿看着蒙浅雪点点头,才敢收下林奚的红包,“多谢二叔,姑姑。”说完便“娘亲,娘亲”的喊着,跑到蒙浅雪身后去了。
          蔺九双手插在袖子里,“策儿还真是会讲话。”
          萧平旌看见蔺九就有些气结,“还不是某人。昔日我在琅琊同策儿玩,你非要插话。如今,在这山下,你又来插话。我明明都要赢了。你这人,真是······真是”
        “你同个孩子计较什么?”蔺九把手拿出来,抱起策儿,“对吧?策儿。”策儿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蒙浅雪看着天色,“总在外面说什么,快进屋。我去厨房看下饭菜,策儿还有劳各位了。”
          蔺九抱着策儿点点头,“世子妃放心。”
        蒙浅雪走过来亲亲策儿的脸颊道了一声,“策儿,听话。”又嘱托了几句,去了厨房。众人才悠悠哉哉进了屋。
          一进屋子,暖意便上来了,都脱下披风。蔺九放下策儿,让他自个儿去在屋子里玩去,。林奚确是不放心,跟着策儿。
        “你什么时候下山的?”萧平旌坐下,倒了一杯茶递给蔺九。
          蔺九接过茶,小啜一口,“同世子妃一块下山的。”
       萧平旌算了算,又问“待到何时?”
       “你与林姑娘成亲后。”
       萧平旌自话道,“还以为琅琊阁的人那般无趣,不会下山。”
      “先有老阁主为友下山,今有我蔺九为友下山,有何不妥?”
        萧平旌摇摇头,心下却是为好友能来参加自己的婚事而开心的不得了。添茶的时候听见了林奚和策儿在屋子里的院子里的笑声。蔺九放下茶杯,“林姑娘好像很喜欢小孩。”
      “看这样子是的了,以前竟也没发现。”萧平旌顺着笑声望去,一枝腊梅斜倚在墙上,那是萧平章生前种下的。多年以后,那树下会多一个他和林奚的孩子。萧平旌起身捞起两件披风,到院子里。一件披给了策儿,一件披给了林奚。萧平旌柔声对林奚道,“外面还是有些冷,披风还是要的。”林奚点点头,方才的笑意还在脸上未褪去。看着两人披好了,萧平旌才进屋。
       蔺九看萧平旌进来了,端着茶杯唏嘘,“以前也没发现萧平旌是如此柔情的人。”
        萧平旌没说话笑着把茶喝了下去。
     “听闻年后东海使者进京,此事由你操办?”
      提及此事,萧平旌开始敛去笑意,严肃起来,“是,恰好那时我在金陵。”
    “你多加小心。”
       萧平旌点点头,“那是自然,可是琅琊阁有什么消息?”
    蔺九摇摇头。
    “其实我也感觉到了。自墨淄侯成了东海国主,我便总是心绪不宁,感觉这天下好像又要乱了。”
    蔺九笑了,把目光看向屋外,“这天下不一直都是乱的吗?”说完又问,“只是,我不懂。你既已卸下官职又何必要管东海使者?”
    “这种事素来都是长林王府操办的。以前是父王,后来是大哥,现在轮到我了。”
    是时,有下人来通报饭菜已好,“王爷,世子妃和荀大统领已在饭厅等候了。”
    “飞盏大哥也来了?”萧平旌絮叨,对下人道,“这就去。”
    蔺九起身,“长林老王爷经常说,相比你大哥,你不似萧氏的儿郎。可我看呐,根本一个模样。”
    萧平旌对着蔺九的背影自语道,“蔺九,不知为何。到了长林王府,我总感觉父王和大哥仍在身侧,总是不想让他们失望。”
    “你大概是想他们了。”说完,蔺九便朝院子里走去。

未完待续
九龄

评论(1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