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今夕(旌奚同人)

第三章
我这短小作者( 。ớ ₃ờ)ھ
前情脸上几条LOFTER,本人主页置顶有目录

    吃完饭,自然是要吃汤圆的。一桌上只有策儿叫着吃汤圆,蒙浅雪顺着策儿给他盛了一碗,又给众人盛了。
  荀飞盏尝了一口,赞道,“这么多年了,师妹的手艺还是这般好。”
  蒙浅雪微微笑,两个酒窝便浅露出来,“那是自然。”
  是啊,大哥走了,父王走了,长林军散了又聚。起起落落,大嫂的手艺还是没有变。萧平旌低头想着。又记起莱阳侯叛乱,荀白水和荀安如双双撒手人世只留下荀夫人,抬头问道,“荀大哥不去荀府吗?”
   荀飞盏摆摆手,“不去。舅母昨儿个一早去了城郊的寺庙里,明早才回来。”
   “那师兄带些我做的点心给荀夫人吧。”蒙浅雪说罢差下人去拿,递给荀飞盏。
   荀飞盏抱拳,“那我便带婶娘谢过师妹了。”
   蒙浅雪摇摇头,“客气了。”
   说话间,众人已是吃罢。荀飞盏起身向众人行礼,“飞盏还有公事在身,先行一步。”
   “师兄,快些去吧,莫误了事。”蒙浅雪说完,荀飞盏便转身朝府外走去。
   众人又吃了一会儿,萧平旌同着蔺九和林奚在府里转悠转悠消消食。走着走着,蔺九看这良辰美景,才子佳人的情景,便自觉说乏了,先回屋了。徒留萧平旌和林奚在府里瞎转悠。
   “林奚,这是书房。小的时候大哥常骗我替他磨墨,过分的很。”如今确是没这机会了。
   林奚跟着萧平旌进去,桌上放着的是策儿练的字,“看来你小时候还是很老实的。”
   萧平旌回头,“我不是一直很老实吗?”
   林奚看着萧平旌一脸义正言辞的样子不由得想起“寒潭小神龙”的往事,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萧平旌不解。
   林奚摇摇头,仍是笑着。
   “林奚方才还要你替我解围,我只是,只是······”萧平旌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只是不愿承认父王和大哥他们走了。”
    林奚看着萧平旌良久“平旌,你还在怪我?”
    萧平旌确是一脸怔惊急忙解释,“林奚,我没有。”
    林奚摇头,“无事,是我多虑了。平旌,我怕,我怕你又回到先前那样突然冷漠我,怕你突然怨我。我知道你不怪我,我只是单纯的害怕。”
    萧平旌忙拉上林奚的手紧紧握住,“林奚,你不必怕,再也不会了。”
    林奚一笑,两人对视。过了许久许久,萧平旌偏头朝林奚靠近,很慢很慢,动作还顿了几下,像是在征求林奚的同意。
    “不行。”林奚伸手按住萧平旌的嘴,“我,我还没进府呢!”说着推开萧平旌顺着缝隙跑走了。
    萧平旌愣住,“我说,你跑什么?”林奚已跑远了,好像还听见了她的笑声。萧平旌飞身,采了一枝梅。追上林奚从她身后悄悄将腊梅别在林奚的耳边,闪身超过林奚。
    林奚垂下头,摘下腊梅放在鼻尖嗅了嗅,嘴边的笑意确是浓了。尔后,又别回耳边。抬头,见萧平旌在前面扭头等着。萧平旌见林奚近了,虎牙露的更嚣张了。
    回到正厅便见策儿在闹,“娘亲,娘亲,策儿想去看花灯。”
    “策儿,乖。”蒙浅雪抚这策儿的头。这过节了,家家户户的礼单都要定下来,着实是忙。见萧平旌回来了,“蔺九呢?”
     “大嫂。”萧平旌行礼,“蔺九说他累了先休息了。我一会儿送林奚回济风堂。”
     蒙浅雪上前挽留林奚,她是满意极了这个弟妹,“可以在长林王府住一宿,我房间都收拾出来了。”
     林奚摇摇头,“林奚到金陵还未去济风堂,着实不好。”
     蒙浅雪还想说什么,萧平旌一口打断,“大嫂,林奚她,脸皮薄。”
    蒙浅雪对着萧平旌皱皱眉头,没说话。“正好你带策儿去看灯会?”
    “是。”萧平旌说完单手抱起策儿,“策儿,我们走了。”
    策儿也十分高兴,挥着小手“娘亲,再见。”蒙浅雪看着他们出府又回来继续张罗。
    林奚耳边的腊梅已被策儿拿在手上玩着。萧平旌抬头,这春天是真的到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数万数梨花开。
 
九龄
  (完)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