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四组cp麻将篇

吃鸡篇见本人前几天LOFTER主页置顶有目录的
接下来,可能会不定时更新,所以暂定未完待续吧。

希望还可以抓住中元节的小尾巴。

春宵一刻值千金,总有cp不如意。
开了个拖拉机,莫名有点羞耻♡(*´∀`)人(´∀`*)♡

祁醉: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自己打个气(今天也要好好做人啊!)
晚上,祁醉:真香!hhhh

   一行人默默在房间内走着。此地旁边就是龙城大学,阳气也是很旺。白天屋子里和和气气,阳光洒下来,赵云澜悠闲的躺在椅子上假寐,脚边是一只通体发黑的猫,后院有人在种菜。不算热闹,但也是有人气的。可是今个儿,是中元节,屋子里十分阴暗,这特调处就显得特别恐怖。
    “啊!”黄少天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慌忙把手遮在眼前蹿到喻文州的身后,“我,我怎么好像看见鬼了!”喻文州反身抚慰黄少天。其他人脸色也“唰”的一下白了,着实被黄少天的叫声吓着了。
魏无羡抓着蓝忘机的袖子,讪笑道“我说,黄少天,杀猪都没你叫得这么惨。”
    “都怪你!本来这次是要去姑苏的被你赖掉了!”黄少天壮了好久的胆,才把手放下来可是还是死死挨着喻文州,寸步不离。
    “这又不怪我,都怪蓝启仁那个老头不同意我邀人进去啊,还说什么云深不知处禁外人之类的。”魏无羡笑着,一个人跑到前面走,“不过,乱葬岗来不来啊?”
     黄少天没理他,做出愤愤表情。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话皱了一下眉,被魏无羡看见了。魏无羡想莫不是自己说了蓝启仁的坏话,蓝忘机不开心了?便匆忙跑到蓝忘机旁耳语,“蓝湛,你是不是不高兴我说蓝启仁了?我不说便是了,别生气嘛!”很轻,说出来的话吹得蓝忘机的耳朵痒痒的。
    “没有。”蓝忘机摇摇头。
    “哦?”魏无羡感到奇怪,“那你为何皱眉啊?”
蓝忘机把头偏到一旁,半晌,才说道“魏婴,你别走太快。”说着,不由分说将魏无羡的手牵住,强行两人并排走。
     “噗!”魏无羡忍不住笑了出来,“原来是含光君嫌我跑得太快了,那我走慢点便是了。”蓝忘机没说话,微光中,依稀可见蓝忘机的耳根都红透了。
祁醉下意识将于炀的手握紧了,很明显感觉于炀的手颤了一下,“怎么了?”
     “刚才好像有东西闪了过去。”于炀说道,看着祁醉渐渐凝重的表情连忙宽慰,“大约是看错了,没事。我不怕的。”说着还浅浅笑起来。
祁醉也笑了起来,心里觉得心疼。那么可怖的人心都见过,与之相比的鬼又有何惧。“我说,赵云澜,你这是什么地方啊?”于炀心肠好不抱怨,祁醉可没有那么好。
     “哎呀!对不住了,各位。”赵云澜说着进屋,把灯打开房间里亮堂起来。房子里旁边是书架,南面有扇窗户,赵云澜慌忙把窗帘拉上,以防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刚进门,脚边有个茶几和沙发。在房间正中央的是,一台麻将机。
      赵云澜把外套脱下来,已在做准备,舒展筋骨坐下来对沈巍道,“来,给我揉揉,看我一会儿大杀四方!”沈巍也听话,默默把西装外套脱下来,给赵云澜捏肩膀。

     “碰!”祁醉坐在于炀旁边说道。
黄少天在一旁不满道“这哪里是于炀在打牌啊?这分明就是你在打好不?”说着出了一张牌。
祁醉满不在乎的答道,“那可不一样,我们是一起打的。夫夫同心,其利断金!”坐在旁边的于炀倒是不好意思了。
     “诶?”赵云澜笑了起来,嘴巴咧得开开的,把牌一推,“胡了!给钱!给钱!”赵云澜一连赢了好几把,整个人的运气红得不行。
      四个人搓着麻将,每个人旁边都坐着一人。魏无羡刚要将一张牌打出去,蓝忘机伸手把要拿出的牌按了回去又拉着魏无羡的手拿起另外一张牌,“这张。”
      魏无羡说着蓝忘机的心意把牌打了出去,没过多久,胡了。魏无羡收到钱,转身一把乱七八糟的递给蓝忘机,说“回姑苏的路上拿这个钱买天子笑。”魏无羡觉得蓝忘机就是自己的幸运星,坐了这么久到现在可不是连一个子儿都没赢到,如今就是蓝忘机这么一指导就赢了。
     又是打了几圈。于炀有些不情愿,这钱,是祁醉的钱。输了祁醉的钱,于炀有些闷闷不乐,“我手气差就下来吧,你打吧。”
     祁醉掐了一下于炀的脸“怎么?怎么这么勤俭持家啊?”说着,就倾身去摸牌,“让我来帮你摸张牌。”摸完,祁醉就自己看了一眼,暗道,好牌。
于炀接过牌,看得迷迷糊糊,就听见祁醉一敲桌子,“胡了!”打了这么久,好容易赢了一把,祁醉开心的亲了亲于炀的脸颊。于炀暗道,遇见祁醉真是他的福气。
     黄少天从开始到现在就没胡过,整个人都开始蔫了,话都少了许多。没得办法,他和喻文州的手气都是背得很。黄少天又想起前几天和叶修打吃鸡的时候,他们一组总是离天命圈最远的。黄少天心里寻思着回头去哪座庙里拜拜,把这霉气去去。
     “胡了!”赵云澜又赢了。今天晚上最过瘾的当属赵云澜了。
     “等一下!”喻文州伸手把几块麻将挑出来,“一条,多了一张。”
      黄少天登时心情就好了,合着不是自己运气差啊,“哇!出老千啊!太不厚道了!”
      “啧!这要是放以前可是要剁手的呀!”祁醉在旁边附和着。
      “我以前就见过一个因为出老千被剁手的四指人。”魏无羡也附和道。
       三人一唱一和一恐吓。有人出老千,这可比干坐着打牌有意思多了。赵云澜坐在位子上不明所以,偏头看见沈巍的脸红了,眉头紧皱着,
    “是我。是我作弊的,云澜他不知道,要剁就剁我的手。”说着,沈巍把左手伸出来放在麻将桌上,右手凭空变幻出一弯大镰刀作势要砍下去。
    “哎!别呀!”赵云澜慌忙把沈巍的左手护住,“他们来玩笑的,开玩笑的。”沈巍无辜的看着赵云澜,抬头看了看其他人。众人皆是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沈巍这才收了刀。
     又打了几圈,众人才各自回家了。

    “蓝湛,你说这今晚为何每次有你的提醒我总能赢啊?”魏无羡躺在床上寻思道。
    蓝忘机没有回答,坐在案前低头看书。听魏无羡许久没有了声响,抬头便见魏无羡已经下床靠在自己的旁边。“蓝湛,你是不是偷看别人的牌了?”魏无羡问道。
    蓝忘机仍然没有回答,耳朵却是心虚的红了。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的耳朵觉得可爱极了,想这么久了蓝忘机的耳朵还是这么容易红了。魏无羡从后面抱住蓝忘机,手把蓝忘机捆得紧紧的,撒娇道“二哥哥,别看书了!喝酒!喝酒!”说着,将自己珍藏多年的天子笑拿出来,却惊觉自己已经被抱起来了。这方位,是要去床上啊!“诶,蓝湛!我今天打牌头晕……唔!”蓝忘机一吻将魏无羡所有的话都锁入喉中。
     蓝忘机看着怀中的人,“天天就是天天。”说完,又是顺着魏无羡的脖子吻去,在喉结处故意轻轻的咬了一下。
    “哇,二哥哥,你轻点!弄疼我了!”疼倒是不疼,可是魏无羡就是喜欢无病呻吟。说着,魏无羡也是意乱情迷了,身子不自觉的迎合着蓝忘机。

      祁醉牵着自家童养媳到家,见于炀心情一直低落,柔声问道“怎么了?”
于炀默默抬起头,眼里满是失望,“今天,输了那么多钱。”
祁醉看着低头认错的于炀,本来是想说“没关系。”,但是开口却成“那就总别的来补偿我喽。”说着,把于炀压在了身下。
     就这样,祁醉在今天又一次失去了做人的机会。

     别人都走了。沈巍看着地上的瓜壳果皮,皱下了眉头,强迫症促使他拿起了扫把。
    “哎!别扫了,快溜。”赵云澜伸手把沈巍的扫把放在一边,“等下他们回来了,看我在这办公室,肯定又要雷我了。”今天是中元节,所以案子会比往常多一点,赵云澜把特调处所有人调了出去。要是等到他们回来看见自个局长优哉游哉的坐在办公室里,肯定是少不了吃一些苦头的。虽然赵云澜是响当当的昆仑君,在远古也是三界的扛把子人物,可是在下属面前,呵,不好意思,形同虚设。
     赵云澜把办公室的门锁上,一路偷偷摸摸的回家。这边刚进家把门戴上,那边赵云澜就靠上来了。沈巍把赵云澜拉开,“今天是中元节。”中元节,找麻烦的小鬼也自然会多许多,保不齐哪个不要命的一会就杀上门来。
    “沈教授知道有句话说得好啊,”赵云澜环住沈巍的脖子,凑上前去“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春宵一刻值千金。
     黄少天这暴脾气,当天晚上就放了喻文州的鸽子,      跑回自个姥姥家说要跟姥姥,七姑八姨学打麻将,回头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喻文州:……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