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小甜文

   程文在门口等着,看见穿长大衣的阮越从考场慢慢蠕出来,程文不由自主地咂巴了一下,“这么慢?”
   “人多。”阮越应着,脸色有点差。在程文旁边站了一会儿,才跟着程文往前走。
人太多了,接小孩的家长,接小孩的家长的车,路过的车,在前面路口堵着的车,卯足了劲的按着大喇叭,从考场出来的考生叽叽喳喳的讲不完。程文捏了捏眉心,真是累!嗓子都快冒烟了。两人在旁边的路上走,来往的车多,总是往里道开。程文顿了一下脚,把阮越往里推了推,自己从阮越后面绕过来走在了外边。阮越抬起头,眼睛闪了一下。
“考的怎么样?”阮越抬起头问。今天是艺术生联考,阮越是画画,程文是播音主持。
程文扭开瓶盖,往嘴里灌了口水,“嗓子都冒烟了,还行吧。你呢?”
阮越抬了抬颜料盒,真沉,“还行。”
“那颜料盒看着怪沉的,我帮你拎拎?”说完,便伸手去拿阮越手上的颜料盒,强行抢了过来,用胳膊肘蹭了蹭阮越的头发,“儿子,乖。知道你心疼爸爸。”
阮越翻了个朝天的白眼。阮越和程文是隔着一条过道的邻居,小学,初中同班。高中虽不同班,但在一个学校。偶尔碰见亲切的打个招呼,“哟!老邻居。”两个人碰面一言不合,狂戳对方硬伤,陈年旧事,疯疯癫癫的。两人各有各的圈子,聚的少。集训之后,程文倒经常顺路和阮越一块回家,一块去附近补课机构补文化课。阮越画画老师喜欢拖堂,程文就经常守在画室的接待室等阮越。久了,画室的人都认识了程文,见着程文便大呼,“阮越,你小男友来咯!”
阮越对画室的女生的各种YY,不反感也不接受。开个玩笑嘛,认真就没意思了。
去年冬天,阮越从教室出来就见着程远歪着身子拿着装满热水的塑料杯窝在画室进门接待的沙发上,美其名曰:接待室。程远见阮越出来便招呼,“快吃!给你带的冷面。还有半个小时上英语课就要吃饭了。”说完,揉了揉阮越的头。
画室的老师从里头出来,啧啧道,“又让同学送餐,这运费多少啊?”阮越想回几句,无奈嘴巴里全世界冷面,一个字都蹦哒不出来。
“他有时候也会帮我带,平了。”程文笑着回答,“还不是老师你天天拖堂,害得我下课比他早。”老师笑了一下,拐进了办公室。
阮越好不容易咽下去,斜眼就见程文一直捧着塑料杯,“你不喝?”
程文把塑料杯递过来,“你要喝?”
阮越楞了一下,“啊!不喝。”
程文没说话,自己一点一点把杯子里的水喝完又去自动饮水机打了一杯,继续捧着。阮越明白了,接待室没人所以没有开空调,门又是有缝的,风直往里蹿。程文很冷,要用装热水的杯子去捂手。阮越有些心疼,莫名想摸摸程文。阮越吃完把桌子收拾一下,垃圾扔到垃圾桶,勾起书包就要走。程文也把被子里的水一口“咕咚”下去,把塑料杯扔到阮越吃东西的垃圾堆了,一块扔了。阮越一开门,一阵风从袖口灌了进去。那个西北风,那个蒙古西伯利亚来的冬季风啊,真是冷到爆炸!
程文在后面看见阮越打了个抖,“你冷吗?”
阮越摇头,手是温的,处于降温状态,“不冷。”说完,又反问程文,“你冷吗?”
程文惊了一下,“冷!”说完,阮越就迅速吧程文放在校服口袋里的手扯出来,放在自己的口袋。这回,阮越惊了,这家伙的手怎么这么暖和!程文在旁边讪笑了一下,带着阮越的手把自己的手放回自个的校服口袋里。阮越又惊了,“你这口袋怎么这么暖和?”
程文继续嘲笑,“贴了暖宝宝。”
“。。。”阮越没说话。程文的手半包着阮越的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阮越觉得有点热。慢慢的比程文的手还要热,手心也在不停的出汗。到了补课的楼下,阮越把手拿出来,感觉到程文下意识的抓紧了阮越的手又迅速松开。“怦!”阮越清楚的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他知道什么原因了---阮越喜欢上了程文。

阮越背着画板和程文并排走。对面来了的一个女生小声对同伴说:“那个拿颜料盒的男生好帅啊!”阮越下意识皱了皱眉头。一旁的程文看见了,嘴角微微上扬,又迅速扳回来了。
阮越慢慢松开眉心,“你想考哪里?”
程文摇了摇头,“不知道。”
阮越心道,什么玩意儿啊!不然今天表个白吧?反正马上读大学,各奔东西,也不知什么时候见。大不了打一架,明天照样是亲哥们儿。阮越越想越觉得不就那么回事吗,决定趁热打铁,“程文,”刚说出名字,程文手机响了。
“拿下颜料。”程文道。
“不拿。”阮越双手插兜。
“拿一下喽!”程文有些急。
“你不是还有一只手嘛。”阮越尽量压住气。
程文看了看阮越,又看了看自己一直放口袋里的一只手,叹了一口气,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拿手机,接电话。电话是程母打来的,询问考的怎么样,晚上和阮越一家一起吃顿饭之类的。阮越盯着程文打电话,又看他挂电话,等一下!“你手上的戒指?”
程文一时间没讲话,好半晌才说:“和朋友一起买的,戴着玩的。”
阮越没讲话,看着程文的表情那么不自然就知道了,程文谈恋爱了,谈了还想瞒着他。阮越闷头往前走。
“今天戴,求一下运气。”程文解释。
“嗯。”阮越敷衍了。这都什么事啊!
程文在后面加快步子追,“高考完情人节,一块过?”
阮越回头翻了个白眼。“哪一年不是一块过的?去年在补习班,前年在晚自习,大前年和你玩了一晚上手机,大大前年你带了女朋友......”卧槽!不说了!
程文继续跟着阮越,在后面打趣道“你怎么了?太冷,冻坏脑子了?”
“对,冷!”说完,阮越就回身伸手往程文兜里塞,一边一个。程文下意识阻拦抓住了阮越的手,虽然已经伸进去了。阮越想想,算了。摸到一颗方糖就要把手拿出来。然而,明显的感觉到程文在用力不让他把手拿出来。阮越觉着程文手上的戒指真硌人,烦。
“某朋友的信物不让拿?”说着阮越准备吧方糖松开,自己这又是何必。
“不是,你拿着。”程文回答。程文比阮越赶半个头,微微低了头,睫毛垂下来。“拿走了就是你的了。”
阮越又把方糖抓紧了,翻了个白眼,“垃圾吗?”
“不是。”
“好。”阮越应着,心下却想着,小伙子,那我还反手把你的手抓出来,你就是我的咧。不过,仅限想想。说完,程文就松了手。阮越把手拿出来,不以为然的张开,不是糖,不是垃圾。一个塑料迷你块状的盒子,里面是一个戒指,和程文的一样。阮越楞了一下,把盒子拆开,“你说话算数吗?”
“算!”程文揉了揉阮越的头,“和你说的话都算数。”说完,就看见阮越耳根都红了,“你以后去哪里?”
“上海吧。”阮越的声音有些飘。
“那我也去上海。”程文说,很认真严肃的表情,“阮越,我想和你过真正意义上的情人节,本来戒指是打算毕业的时候再给你,今天我自己戴纯粹求运气。阮越,我....”话未说完,就是阮越的脸靠过来,红扑扑的。亲嘴巴了!
“少年,你在玩火啊。”程文说着拉着阮越的手往前面的小巷子里拐。进去,程文找了个地方把颜料盒放下来,拨了拨阮越额前的碎发,耳语“戒指收好了吗?”
“都戴上了。”阮越的声音很小,眼睛有些迷离,可以感觉到程文在摸自己的脸和在耳边吹的暖风。下一刻,一吻入魂,交换口水。阮越站不住,下意识勾住了程文的腰。
程文慢慢松开阮越,用大拇指擦了擦阮越的嘴巴,抱住,“我喜欢你,阮越。”
“我也是,小男友。
艺考相关事项可能不太对,望谅解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