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旌流2

   萧平旌闷闷不乐地走进密道,心里寻思着大同沉船案,虽说宋浮已被压入大牢,可宋浮与纪琛的供词却截然不同,这疑点重重,看似解决的案子实则仍是迷雾重重。加之萧平章的伤也是迟迟未好,让萧平旌总是惦记。走进密道,空间稍是大了些,靠墙的那一头摆着坐席。萧平旌跌坐在上面,细细的地想着每一个细节。
   “啪!”从密道另一头传来,不知是什么声音,但肯定的是有人进来了。萧平旌心里一紧,想到八岁那年闯了进来被父王责罚了许久,心里担心着是父王进来发现他偷偷闯了进来。待到听清脚步声觉察步履轻巧不是父王便连忙起身,握住别在腰上的佩剑向密道另一边走去。可以肯定的是,人是从密道的另一个入口进来的。
     萧平旌慢慢往前走,不敢发出任何一点声音引对方注意。那人也确实没有注意,步子依然在走。萧平旌的轻功了得,琅琊高手榜上的人也少能听出萧平旌的步子。步子,慢慢小了,在狭小的密道中消失了。平旌顿住步子。密道里静的可怕,平旌仔细听着连大气都不敢喘。霎时,一只拳头侧耳打过。萧平旌迅速包住,奈何拳头的力气太大速度又挤快,萧平旌无可奈何将手松开与拳头擦过,又迅速反身将佩剑抽出,直指对方。心里暗道一声,不妙,此人若在琅琊高手榜上的排名那订是前三。
      萧平旌提剑过去,只出“呛!”的一声。那人身上穿了金丝软甲。金丝软甲萧平旌见过的,父王也是有一件貌似是一个叫飞流的人送的,可谓刀枪不入,世间再难寻出第二件。。萧平旌提高声音“何人?”
      那人渐渐从黑暗中出来了,面孔还是稚嫩的很,年纪也不大。那人愣了一下报出名字,“飞流。”轻描淡写,语气中有些认真。

      “听老阁主说这条密道据说可以穿梭时空。”萧平章挠挠头继续“不过啊,我还听说这密道如果有除当事人之外的靠后朝代的人进来,这密道就会成一个普通的密道了。”

   萧平旌脑子里是那句话,金丝软甲父王前几日给了大哥,此刻,那金丝软甲应在大哥手上才是。飞流望着萧平旌面目有些疑惑。萧平旌慌忙收剑,行礼“在下长林王府二公子,萧平旌。”
  飞流仍看着萧平旌,说道“靖王?”萧平旌心里又“咯噔”一下,靖王是先帝还未登基的名号。飞流看萧平旌痴痴的,便当萧平旌非知情人误入密道,本想灭口,又怕苏先生一会儿怪罪,便慌忙跑回去请示。留下萧平旌一人久久思索。
飞流推开门,便见梅长苏撑着卧在榻上看书,“有人!”
梅长苏眼睛微妙的波动了一下,“谁?飞流可认识?”
飞流晃晃眼珠摇摇头,又报出萧平旌自报的,“长林王府二公子萧平旌。”
梅长苏皱了皱眉头,仓促起身,拖着袍子打开密室向里走去。飞流担心在后面留意着。走了一路,走到密道尽头也未发现一人的踪影。梅长苏敲响靖王的暗门。开门的是蒙挚,“苏先生,可有什么事?”
梅长苏问“靖王殿下呢?”
话音刚落靖王便走了过来,行礼,“苏先生。”
梅长苏行礼,“方才飞流说在密道中见到其他人了?”说完蒙挚和靖王的脸色都开始变了,“所以,我想问问你们可曾见过有人进了密室?”
靖王摇头“不曾,今日休沐,我与蒙挚一直在屋中,应该不会有差错的。”靖王转头吩咐蒙挚“严封靖王府,查清靖王府内的人进来可有人出进。”
“是。”蒙挚行礼领命朝外跑去。
靖王又问“可知道来的是什么人?”
提此,梅长苏的眉头皱的更深,“那人自称长林王府二公子萧平旌。可这金陵城内根本就没有长林王的称号。”
靖王点点头,提议“会不会是那人故意的?”
梅长苏也没讲话,太子的人吗?誉王的人?

        “飞流啊,你可知这条密道据说可以穿梭时空。不过啊,我还听说这密道如果有除当事人之外的靠后朝代的人进来,这密道就会成一个普通的密道了。”

     “看错了。”飞流在一旁默默说。梅长苏有些吃惊。连问了好几遍,飞流仍是“看错了。”
      靖王在一旁宽慰“或许飞流真的看错了。”
     梅长苏行礼“那叨扰靖王殿下了,告辞。”靖王也行礼看着梅长苏带着飞流走了。梅长苏心思何其细腻看出飞流在撒谎,却相信飞流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便没再追问只是暗中调查。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