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第四章


更新了,小伙伴们!可怜的蔺晨,惨被飞流嫌弃¬_¬`




  段桐舟出逃,迟迟未捉拿归案,就连同荀飞盏交手也可逃过。萧平旌有些忧心。可这事还没有彻底的解决完,那边,林奚又主动找他。萧平旌挂念兄长的伤情有什么情况,不顾夜色,匆匆赶至济风堂, 却见林奚一脸凝重。
   萧平旌回来时闷闷不乐,远远便瞧见蒙浅雪身边的人挎着篮子走,篮子里装的正是前不久陛下赐的香,想必大嫂又是去了西郊青莲寺进香了。林奚怀疑大嫂的梳妆盒内是东海朱胶,若是林奚的判断应该是无误了。萧平旌瞧着大哥和大嫂的屋子正亮着,偶现几处人影。萧平旌心如刀割,为大哥大嫂忿忿不平,他倒想抓住那害人的人问问这么做是为了哪般,又为何要委屈自家大嫂;他倒想看看那人究竟是谁,竟如此恶毒,使此歹毒的暗箭。大嫂素日来贤惠温婉,不似其他名门小姐,娇气的不得了;大哥亦是有勇有谋;长林王府更是于国,于世人都是问心无愧的。他想不通,想不通为何会有人如此处心积虑。萧平旌已是心痛,可想想大哥大嫂怕是他们会更痛吧。萧平旌咬咬牙,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趁着夜色,萧平旌又悄悄溜出来,进了密道。前几日萧平章命他随荀大统领捉拿段桐舟便耽误了,可他心里仍是记得与飞流的约定。
   密道打开,萧平旌轻轻往里走远远便见飞流坐在椅子上浅睡着,正打算走过去。飞流睁开了眼一个拳头直直朝萧平旌打来。萧平旌侧身伸手拽住了飞流的胳膊,另一只手抓住另一只胳膊,牢牢抓住,让飞流面向自己,寻思该如何解释这几日没来密道。飞流不老实,一个劲的乱动,像极了往主人怀里钻撒娇的小猫小狗。可飞流却不似小猫小狗的性子,下一刻便用腿捆住了萧平旌的腰,顺力整个人向外甩成功摆脱了萧平旌的束缚将萧平旌扑倒在地,一双眼睛盯着萧平旌有几分怨气。萧平旌笑道“我输了,我输了。”
     飞流没起来,仍是在萧平旌身上,眼中的怨气又加深了几分。萧平旌知飞流是真生气了,便跟哄孩子一般哄着飞流,解释没来密道的原因和道歉。飞流这才起来,却仍是不开心。
      “飞流,别生气了。飞流,我错了。”任萧平旌在旁边上蹿下跳,飞流皆是不理。最后,萧平旌说,“再这样下去,父王该起来了。”飞流这才消了气。
        早就听闻飞流武功高强,萧平旌自然是想占着密道的便宜,让飞流点拨一二。可飞流的确不是个好老师,没有耐心,一会儿要这样,一会儿要那样。看着萧平旌手忙脚乱的样子,飞流的眉眼间才蘸开了笑意。萧平旌见了,心里也莫名好受了几分,大哥大嫂的事似乎也不再那么忧心了。他见飞流的次数不多,可毫无疑问的是他是十分喜欢同飞流在一起的。
       萧平旌累了,便同飞流一块坐下了。萧平旌耐不住飞流不讲话的性子,自己讲自己的身世,兜兜转转讲到了大哥大嫂的事,担忧与心疼又抑制不住地涌现出来。
       飞流则是鼓励式的拍拍萧平旌的肩膀,简洁介绍了自己的身世,“哥哥,梅长苏。”全然忘了平日里相爱相杀的小伙伴——蔺晨。
       萧平旌只是依稀记得江左梅郎的名号,听闻他很是厉害,善谋权术,却不知竟是飞流的哥哥。
       飞流看着萧平旌的模样,想起苏哥哥昔日里防着他人的暗箭,忍辱负重的辛苦样子。想来萧平旌应是同样辛苦吧,可他却仍是这般天真模样。飞流表情渐渐忧郁。
        萧平旌注意到身旁人的变化,便问道“怎么了?”
        却见,飞流摇摇头,给了萧平旌一个拥抱。自己受挫折时,苏哥哥也常是这样的,飞流不能做些什么,只希望可以给萧平旌你一点力量。
        飞流抱的是那般用力,萧平旌差点喘不过气,不过心中确实安稳不少。良久,飞流松开了。萧平旌算着时辰,要出去了。这一次,飞流送到了门口,眼神阴郁了好一会,才道,“小心!”小心那些小人的暗箭,小心不要像苏哥哥那般累。
         萧平旌先是以为飞流不舍自己离开才不开心,现在才明白飞流是在担心自己。萧平旌一笑露出两颗虎牙,“不必担心,我没事的。”说着,便掐了掐飞流的脸,把门关上了。  

                                 未完待续
                                    九龄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