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旌流同人15

  原谅我这次短小了( ´・◡・`)前情见上几条LOFTER
没错,这一话是在梦里发刀,下一话(露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º·(˚ ˃̣̣̥᷄⌓˂̣̣̥᷅ )‧º·˚





       萧平旌一闭眼,铁马铮铮,风云突变,百万大军蓄势待发的景象。这颗心总是异常的忐忑,习惯了在战场的种种声音,在这种安静的环境反而愈加不好受。萧平旌坐在马车里赶着去金陵。山路颠簸,萧平旌没有说话盯着前方,那是金陵的方向。
     “平旌!平旌!”是飞流。萧平旌抿着嘴笑了笑,又是梦。
       萧平旌抬手摸了摸飞流的额头,“飞流又瘦了些。”
        飞流撅着嘴“平旌,也是。”又愣了一下,脸色苍白,“苏哥哥他……”萧平旌没有说话,只是一下一下轻拍,好像真的可以拍着飞流一样。萧平旌也猜着了,梅长苏怕是,命不久矣。飞流攥着萧平旌的衣服,脸上没有表情,倒是没有他往日大笑大哭的脾气,“你还来吗?”你还来看我吗?今年这么久,你都没有来看我了,你还会来吗?又是否会同苏哥哥一样?
           以前做梦的时候,梦到的时常是飞流问自己“什么时候回来?”可今个儿问的是“还来吗?”萧平旌低头笑了笑,“估摸着明天就到了金陵,只不过事情比较多,我一时半会去不了或者,或者以后都去不了了。”
            飞流眼睛垂了下来,露出了失望之色。一下子,整个人暗淡无色。飞流想要靠着他,萧平旌却悄悄的避开了。若是以前,萧平旌肯定已经张着胳膊迎着了,在梦里将飞流的便宜占个够。可是,如今,他已经不再是萧平旌,他身上有着萧平章的种种心愿和长林王府的未来。若是大哥知道,大哥肯定会不高兴的。大哥大概是愿意自己同林奚在一起的吧,或者娶个公主或大家闺秀为长林府奉献一点微薄之力。纵使萧平旌知道,萧平章若在世上可能会理解的。可是,萧平章,死了。没有如果,只有硬着头皮去成为父王和大嫂心中的大哥。
              “我怕。”飞流转过身,看着窗外。这里是飞流的房间,墙上还有梅长苏的字画。我怕你有朝一日同苏哥哥一样离开我,我却无可奈何。
               萧平旌下意识将腰间玉佩的流苏缠着手指,“飞流,对不起。”话一出口,眼泪就滚滚而出。以前前面总有人,天不怕地不怕,受了一点委屈都要“哇哇”说给父王和大哥大嫂听。现如今,本以为在沙场策马便可躲过金陵的风雨暗涌,可是自己错了。怕这怕那,受到了什么委屈,不敢闹半点脾气。这些日子闷惯了,在飞流面前也不说自己。“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往后你苏哥哥不在,我也不在了,你可千万千万不要害怕,同老阁主好好的在琅琊山上继续你的逍遥日子。萧平旌将手缓缓覆在自己的脸上。他太委屈了,沙场的伤痛和被人陷害也罢。习惯了无拘无束的江湖日子,明日又要重返朝堂,如密密麻麻的网缠着,动弹不得。人人皆说长林王要造反,可赤子之心又有谁可鉴。如今,捧在心尖的人又要亲手,把他丢弃了。
        飞流看见抱住萧平旌,摇摇头。“不许!不许!”不许你说对不起,不许你不来见我,不许你不来看我。飞流泪也滴了下来,唰唰落下来,湿了萧平旌的衣衫。盼了那么久,喜欢的那么深,心太疼了。
 

      
         “将军,将军。到了。”马车旁的人唤道。萧平旌睁开眼,揉了揉眼。一摊开,全是水。心里沉沉叫着,“飞流。”这梦,太真实了。心可疼了。


            “飞流!”梅长苏推了推飞流。飞流起身,还在抽噎。
            梅长苏替飞流抹去泪水“确定了,再过几月我便出征了。飞流要乖乖听蔺晨的话。”
             飞流愣愣的没说话,在噩梦中仍是不能回神,太真了。飞流抬头看着梅长苏,一时间,两人皆是无话。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