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旌流17发

Ψ(●°̥̥̥̥̥̥̥̥ ཅ °̥̥̥̥̥̥̥̥●)Ψ前情见上几条LOFTER
默默我平旌崽
回头完结了想弄个目录,然后取个好听点的名字。话说这目录是要咋弄( ‘-ωก̀ )

    这边荀白水急着捉拿萧平旌,那边蒙浅雪在门口守着没人有那个胆子和脸皮敢进王府抓人,那门口的官兵进不得退不得。倒是萧平旌落了个清闲,天天就是闷在王府里,也是有几分惬意。
      “平旌,我看你最近总是发呆干什么?”蒙浅雪给舀了一汤粥给萧平旌,说道。
       萧平旌这才回神,接过汤,摸了摸鼻子“大概,大概是因为明天有些紧张吧。”明天就要上朝了。
        “怕什么?”萧庭生敲了敲萧平旌的脑袋,“有父王在呢。”一瞬间,萧平旌好像又回到了当初的时候。
         蒙浅雪见萧平旌恹恹的样子便夹了几筷子到萧平旌的碗里,“多吃点,都是你爱吃的。”
         “谢大嫂。”萧平旌有些腼腆的笑了。如今已是长大了,蒙浅雪还是把萧平旌当孩子看。
          吃过饭,长林王府里的人都早早歇下了,安安静静的等着明天的风波。倒也是符合长林王的风格。

          第二日一早,萧平旌便正好衣冠,同父王入朝。临走时,蒙浅雪是叮嘱了萧平旌一遍又一遍。
          “好了,浅雪。”萧庭生忍不住说道“你看看我们平旌,现在可是长大了。”说着还笑了起来,很浅。
           蒙浅雪低下头“哎,我总觉得平旌还是点点大呢。”是平章后面的小尾巴。蒙浅雪怕长林王和萧平旌又是悲伤,便没提后面的话,“你且去吧,大嫂在家里等着父王和你。”
           萧平旌点点头,便跟着父王出去了。

           “父王!父王!”萧平旌背着长林王直奔萧庭生的房间,将他放在床上,慌忙对下人喊道“去济风堂叫林姑娘过来,快去!”这边,又低下头来看着父王。
            林奚来了,不一会儿,济风堂的老堂主也来了。萧平旌自然也出来了,愣愣的站在了门口,手上是方才父王吐出来的鲜血。
            “这是怎么了?怎么,”蒙浅雪说到这,眼眶红了,哽咽了“怎么会这样?”
            萧平旌落寞的摇了摇头,才缓缓说了一句“人心险恶。”
           蒙浅雪也没说话,只觉得浑身凉透了。安静间,老堂主出来了后面跟着林奚。老堂主看着萧平旌又看着蒙浅雪,摇摇头。后面说了些什么,萧平旌听得不太真切,总觉得是假的。
           蒙浅雪擦了擦眼泪,“既如此,那我现在就上琅琊山把策儿接来,让父王看看。”策儿从出生便没见过自己的爷爷。说完,蒙浅雪就招呼着人,准备出发,又同萧平旌叮嘱了一些事。当天,蒙浅雪便走了。

          这些时候萧庭生总是睡得多些,偶有清醒的时候,萧平旌便赶快进去同萧庭生说说话。萧平旌坐在长林王房间门口守着,只觉心力交瘁。每一天都是长的不得了,难熬得很。每一天又是短的不得了,一晃眼,父王又虚弱了些。
          过了两天左右,萧庭生突然好转了许多,甚至可以在房间里走走。萧平旌同往常一样,等到父王睡醒了,准备进去的时候。萧庭生出来了,颤颤巍巍坐在了萧平旌的旁边。
          萧平旌扭头见着了萧庭生,慌忙说道“父王,天冷,我扶您进去。”
          萧庭生摆摆手“同你说说话。”说着还笑了起来。萧平旌也只好依着萧庭生。
          风“呼呼”吹,萧庭生却好似不在意,精气神是往日里的好几倍。萧庭生说了自己的生平,又看着萧平旌,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话,“你本爱逍遥,无奈,无奈你生在将门,为父走后,这长林二字,便不该在束缚你了。平旌,你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从今往后,护持长嫂幼侄,不必执念,记住了。”
          萧平旌再傻也知父王这是交代后事,眼泪“唰”得一下便淌了下来。萧平旌将头埋在了萧庭生的膝上,一如小的时候。萧平旌哑着嗓子叫着,“父王,父王。”抓着萧庭生的手都一直颤着。
           “呵,”萧庭生笑了,抚着萧平旌的头“为父的葬礼,你应该记得吧。”
             萧平旌点点头“孩儿记得,”尔后又把头抬起来“衣冠葬王陵,遗骨归梅岭。”
             萧庭生点点头,笑了起来,好似满意的不得了。萧庭生看着远方,眼前渐渐模糊起来。萧平旌一直哭,萧庭生一下一下地抚着,越来越慢最后停了下来,手歪了下来。萧平旌抬头,萧庭生已是闭着眼斜坐在那儿,“父王!”
             那边,蒙浅雪刚抱着策儿进了王府,就闻丧钟,一时间瘫坐在地上。

             次日,萧平旌已是身穿丧服。长林君没了,长林王府也没了。荀白水走了一会儿,大嫂也已去歇息,林奚去照顾了。萧平旌靠在萧庭生的棺材旁,眼睛还是通红通红的。感觉,大梦一场,天翻地覆。

半月后
            晚上,萧平旌进了密道。密道空空如也,萧平旌坐在那里等飞流,这已是第三天了。先开始萧平旌只有晚上在这儿,后来,怕错过了,便整天整天的守。只要飞流出现,自己则道歉,然后陪着他。从前身上肩负太多,今日已是一身轻了。萧平旌苦笑。
            密道的灯,熄了又燃,熄了又燃,没有等到要等的人。萧平旌最终把灯熄了,将密道门关上了。刚出门,就碰见蒙浅雪在收拾东西。萧平旌走上前去帮忙,“明日我同你们一块上琅琊山。”
             蒙浅雪点点头。
             次日早晨,萧平旌起得很早,在院前的南天竹左右踱步“生死有命,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说完,拍了拍树。昔日小小的一枝南天竹,如今已长成了一颗小树苗。萧平旌又一次明白了什么叫物是人非。金陵,可真是让人伤心的地啊!

             萧平旌上了琅琊山后,日子变得清闲散漫起来,时不时便去梅岭看看父王。这天,萧平旌同往常一样,提着东西上了梅岭。萧平旌磕完头后,发现冢旁开出一朵南天竹。萧平旌看得又兴奋又熟悉。
              “开花了。”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声音,紧接着说话的人便坐在了萧平旌旁边。萧平旌转过头来看,来人,可不就是老阁主,蔺晨。
               萧平旌慌忙行礼,“老阁主。”
               蔺晨摆摆手,自顾道“这个是飞流。”说着指向了旁边的一个冢,“你我也算是老朋友了。”说着,蔺晨拍了拍萧平旌的肩。的确,昔日在梅府帮忙解围的可不就是蔺晨。“飞流死前说了一句话,我觉得你应该知道,他说,他很想你和梅长苏。”蔺晨说完又放了些东西给飞流和萧庭生,继续向前面的一个无名冢走去。
              萧平旌愣在了原地,久久没有说出一个字,只觉得什么东西好像碎了。

未完待续
九龄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