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龄Tt

旌流同人19

  前情见上几条LOFTER,本人主页有目录( ๑ŏ ﹏ ŏ๑ )

     当萧平旌越往深入看萧元启大胜一战时,疑问自然越来越多。中途萧元启上山,冥冥中确定了萧平旌的猜测。
       “方才是为了应付元启才那样说的,无意冒犯。”说着,萧平旌行礼道歉。方才萧平旌对萧元启说了自己打算年底与林奚成婚。
        林奚摇摇头示意无事,走了。刚刚萧平旌说的话现在想来还有些面红耳赤,林奚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快过年了,金陵的局势越来越乱,下山已是必定的事了。
        萧平旌同林奚在道上悠悠的走着,笑道“往年过年都是热热闹闹的。一年光景,今年过得有些冷清,也只有策儿穿着红衣服,才有些喜气。”说完,又问道“那你年后如何打算?”在山上的时候,萧平旌原先与林奚约好要去走天下的,如今萧平旌下山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还是同从前一样。”林奚说道,“你要下山?”
          萧平旌点点头,笑道“是啊。我虽说可以在山上做个逍遥人,可到底我还是萧氏一族,这是命啊。”萧平旌说完将自己脖子上的锁摘了下来,先前这锁被摘下来过,后来又被家里的长辈要求着戴了回去。萧平旌笑道,“如今,我等不到那姑娘,那姑娘也等不到我了。”说着,就要扔入那深潭中。
           “等一下!”林奚伸手阻拦,“若我说,那个姑娘就是我。”林奚在萧平旌一脸狐疑下,从衣袖里掏出了自己的锁展开,笑得更灿烂了“平旌,你等到那个姑娘了!”
          萧平旌的脸色却变了,将两人的锁来来回回比对了好几遍,“你怎么……我……”
         林奚见萧平旌语无伦次,以为他是太激动了,心里更加开心了“我平日里不常戴的。”
           萧平旌又不讲话了,脸色渐渐有些伤意“林奚,我原先以为我等不到那姑娘了。现在想来,是那姑娘等不到我了。我心中有了人了。”
            “送你南天竹的人吗?”林奚问着,心里又开始忐忑起来了。
            萧平旌点点头,“我此番下山也有那么一点是为了他。”想去见见飞流,无论如何,把自己的心意说出来也不算可惜了。
             “她,她是怎样的人?”林奚低头问道,眼圈有些泛红。
               “他啊,他很好。或许在芸芸众生里,他很普通,可是在我眼里他是最特别的那一个。”说到飞流,萧平旌的脸色变好了,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点微笑。
                林奚反手抹了抹自己的脸,看着手中的锁“既然等不到,那就不要了。”说着,将锁扔进了寒潭。“噗通”一声,泛起阵阵涟漪。
              “林奚,对不起。”萧平旌面露愧疚。这几年,为了让大嫂安心,自己的确给过林奚一些错误的信号。可是,如今自己也已想通。是自己的责任,便要担起;不是自己的责任,那便不要。自己开开心心的,才是父兄,侄嫂最希望的。
              林奚抹了抹脸,摇摇头“无事。天涯何处无芳草呢。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还笑得灿灿烂烂的给萧平旌看。
               萧平旌点点头。林奚走了,萧平旌看着自己手中的锁,也打水漂似的扔了出去。萧平旌走了回来,就看见蔺九了。“你在门口站着干嘛呢?”萧平旌逗道。
                “等你。”蔺九答道。
               说完,萧平旌支着手看看远处“这今天吹个什么风啊?”
                “老阁主知你要下山,让我来送个东西给你。”蔺九说着,抬了抬手中的锦囊。
                 方才还逗趣的萧平旌脸色正经起来,将蔺九往屋里面邀。待到进去,萧平旌才打开锦囊,里面是一个手环,简单的样式,有些重“这是什么?”
                 “老阁主说,曾经佩戴它的主人,一生从未打过一次败仗,今日以此相赠,代表了他对你的心意。”蔺九答道。
                  萧平旌道了一句谢,将手环戴了起来。锦囊里还有一句话,萧平旌没告诉别人。锦囊里的话是:莫让除你之外的现在人进了密道,否则密道失灵。
 
                  萧平旌下山,回头看着山上的众人,手里抱着的是长林令牌。虽说轻装下山,可心里却沉甸甸的。这件事完后,他又可以事从前的萧平旌了。
                  下山这几日,萧平旌时时梦到飞流,他总是在梦里哭。飞流总是时好时坏,患得患失,也越来越瘦了,在梦里抱一下他都觉得骨头硌人。虽说是梦,可也足够让萧平旌忧心。无奈各路人马的集结,宫中紧张的局势都让萧平旌绷紧了一根弦,没有精力想着别的事。

               
                   是夜,萧平旌等人劫出了皇上匆匆赶往鸽房,小憩一会儿。萧元时吓得不轻,让萧平旌哄了好一会,一瞬间,好像又回到从前。萧平旌心中苦笑,明明厌恶极了金陵,可还是在不知觉中想起它,怀念它。
                   早上的时候,鸽房的踪迹已被发现。无法,只好就近赶往长林王府。一时间,萧平旌心中五味陈杂,却没有时间来感怀。推开长林王府的门,萧平旌觉得熟悉,可是下一刻便知自己中了埋伏。四周匆匆而来的人以及中间的萧元启。萧元启叽里咕噜说了好多话。萧平旌皱了皱眉,虽然他也想好好骂骂萧元启,可是没工夫在这磨磨唧唧。进了书房,萧平旌有那么一眨眼的犹豫,若然推了这门,这么多人进去,密道肯定不灵了;那若不进去,这么多人就要丧命于此了。一睁眼,就让人来帮忙开门。太久没人,落了一层灰,门也钝了,厚重的推不开。
                  荀飞盏有些疑惑。
                  “这里面有密道!我八岁那年误入了这里面的密道,被父王说了好久。”萧平旌边推边说,全然忽略了中间的飞流。萧平旌这才想起了老阁主给的锦囊,看来他早就知晓了。
                  萧平旌把门推开一个小缝就看见里面坐的人,四周望望,打着哈欠。那个人时时入自己的梦,还跟梦里一样。萧平旌竟分不清是在梦还是在现在,哽着喉咙唤出来“飞流!”很轻,很轻,怕扰了他,就跑了。

未完待续
九龄


              

评论(6)

热度(4)